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國民教育 (二)

《新聞透視》中的訪問


極權政府可怕,但盲目的「國民」更可怕。如果你的親人朋友鄰居同事可以為了模糊的政治理念而舉報、迫害你,才是真正的恐怖統治。 (真正的原因可以是恐懼和妒忌,但在政治潮流中,最能過自己一關的是政治理念。) 對,我說的是文革,和歷史上其他瘋狂的一時一地。

不要以為政治問題是無聊的爭論、閒人的遊戲,以我對經歷文革的父母的觀察,政治問題絕對影響個人幸福。十年的恐怖過去了,但空虛扭曲的價值觀影響一輩子。

官方教材《中國模式》固然偏頗,但這只是第一步,更差的還在後頭。執政利益集團的自我延續,不止於避免流血,避免監察、制約權力,而在於培養盲目無知的「國民」。培育易於控制的思想,才有易於控制的輿論,易於控制的社會。盲目的國民擁有單一的價值觀,政治理念一朝破滅,剩下的就是不擇手段地賺錢 (真正地不擇手段),大陸的食品安全危機就是整個社會演變的自然結果。

若問,香港資訊流通 (你能保證自由不會繼續收窄嗎?),公民基礎遠勝,哪會重演共產黨建政以來的歷史?

我們不要走近這個歷史的任何一步。你能反對的,為甚麼要接受?下午三時,維園出發。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書展

去了書展12小時,買了兩本澳門文化局的《RC文化雜誌》(文章多是傳教史、殖民史)、陳雲的《新不如舊》、《The Encyclopedia of Magic Witchcraft》、《魯米--生平.思想.餘緒》(見下),拿了些免費的佛道書籍。別問我要放哪裡。

在伊斯蘭協會的檔口和中山大學的阿文老師聊了一段時間,她是甘肅回民,高中畢業就去了敘利亞,先讀3年阿文,再讀4年本科的教育系。(以這樣的經歷來說,她的阿文還挺重中國口音的。) 她說有人叫她去哲學系做伊斯蘭哲學研究,因為實在沒人,只要懂得Avicenna是ibn sina哲學系的人就會驚為天人了。

原來除了伊斯蘭協會,還有一個土耳其人開的蘇菲派檔口,我拿魯米的書看,他跟我說檔裡在播的音樂就是ney笛吹的旋轉舞音樂,然後又介紹他搞的機構,促進宗教和文化交流的。我問他為甚麼留在香港,他說沒有甚麼特別原因,我懷疑又是因為娶了香港女子。回教男人最喜歡裝未婚了。

「我相信任何宗教的人都不應該排擠他們的,我們在同一條船上,要尊重、幫助彼此。我相信伊斯蘭教、基督教、猶太教都是來自同一個神的。」

「那道教徒、佛教徒呢?」

「當然也要尊重。」

「但他們是錯的。」

「總之要尊重和互相幫助。如果你家裡失火了,你不會計較誰來救火的。」

……

「中國文化和土耳其文化頗相似。可能因為我們以前住在中國附近。」

「後來被我們打跑了。」

……

「所以我不留鬚的。」

「但穆罕默德不剃鬚的。」

「那只是阿拉伯人的習慣。穆罕默德說要融入周圍的人,跟他們的打扮差不多,否則你就會排斥他們。」

「那頭巾呢,要不要戴?」

「女士還是戴頭巾好些。」(不用融入周圍的人了?)

影音使團的大排場還算意料之中,另有一個「中國基督徒」 的組織,竟也佔了好多攤位,架上當眼處賣的DVD寫著「中國崛起,信徒興起,共同創建和諧社會」(第3句除了「和諧」以外的不肯定),每看到宗教對共黨獻媚 (雖然在大陸傳教還是敏感事),就覺得很嘔心。

還有人拿著「聖經末世預言」的牌子滿場巡遊,和灣仔天橋那個播錄音說「有地獄」的疑似神經病有甚麼分別?


花千樹出版社的陳雲書陣

高登毒男必到之有種文化

超散漫的埃及使館宣傳,應向強國學習

《父親與民國》照片展,全是印製展板

部分收穫,
左上Rumi and His Sufi Path of Love和
右邊弘一法師書信稿都是免費的

2012年7月18日星期三

國民教育 (一)

「國民教育」,這個詞便讓人警惕。一向熟悉的是「公民教育」。如果說英國人不會跟你說「國民教育」,政權易手後,便需要接受「如何當中國人民的教育」,問題便是,一個國家的公民,為甚麼要接受有別於「公民教育」的「國民教育」?為甚麼要特別設立這樣一個科目?是不是表示對該國歷史文化有所認同,還不足以成為「國民」?因為對歷史文化的認同,在中文中史等科目便應有足夠薰陶。(初中的中史科已非必修。中史非必修,國民教育必修,這是一個令人悲哀的走向,是否中史裡頻繁的朝代興替,威脅中共千秋萬代的期許?猶記得初中那本不怎麼樣的中史書,開篇第一回也說,革命有改朝換代的革命,有制度改革的革命。)

既然如此,是不是「國民教育」這個詞,已表明了這個科目的目標不是對歷史文化的認同,而是對現存政權的認同甚至愛戴?為甚麼小一至中三的學生,需要專門的課程去培養他們對現存政權的認同甚至愛戴?是想讓思想不成熟的小孩,變得像大陸的憤青一樣,一聽到黃岩島釣魚台便熱血沸騰,一聽到批評中國的言論便指摘對方是西奴、賣國賊?是想他們到歐洲一擲千金買皮包的時候,順便教育當地的店員甚麼是「中國模式」?還是想他們在權力鬥爭中,欣然唱紅歌,為酷刑審問的打黑叫好?

國民小先鋒長大的樣子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