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8日星期四

催眠討論

問︰看到甚麼?

答︰到現在為止,看見的片段照時序排大概是這樣︰北歐獵人、東非長老、古埃及男人、波斯大鬍子、中亞牧羊女、地中海商人、阿拉伯商人、中亞寡婦、摩爾西班牙有勢力的人、亞美尼亞基督徒、英格蘭領主、小仙、明朝女子、清末富家小姐、納粹德國女護士。

問︰會不會上癮?

答︰對我來說不會,因為能看到的有限,不久就開始重覆,似乎要跟現在有點關係的前世才容易看到。我會嘗試問不同問題,和看看做多了會不會更定靜去得更深入。暫時每天一次,半小時,只用來放鬆精神也不錯。

問︰有甚麼得著?

答︰看到前生疑似片段比純粹思想上相信有輪迴更易內化,於是看今世會比較輕,很肯定生離、死別都不是最後一次。整體感覺更輕鬆。

問︰有沒有危險?

答︰心魔多於撞鬼,催眠時摒除了外界的騷擾,讓你可以專心幻想最恐怖的事情,若不自制會嚇到自己。另一可怕處是人怕面對自己,怕不是如自己所想,就如在暗夜裡照鏡怕看到自己是厲鬼。

問︰看見片段是否當地語言?

答︰不是,無聲但有意。

相關文章︰催眠日記 (一)催眠日記 (二)催眠日記 (三)催眠日記 (四)催眠日記 (五)

催眠日記 (五)

前文提要︰催眠日記 (一)催眠日記 (二)催眠日記 (三)催眠日記 (四)

2月17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看三歲前躺在床上,很開心的感覺。去了一世,是男的,穿綠色衣服,綢緞之類,似是貴族,時間是1342年,站在地勢很高的城堡上,可能是英國,牽著一個女子,後來有兒女。

2月18日早上︰聽Regression to Times and Places第一段,問︰這會如何了斷?答︰不一定會如你所想那樣了斷。看中亞少婦那一世,想到他回不來是因為我怕不能長期相處。

2月19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想著要去一世是有教訓的,「跳」進去,卻去了二年級上學期的時候,因搬屋轉過去讀書,在那間學校只讀了一個學期,就轉了去旁邊較好的學校。那間學校的學生頗野蠻,回想到當時自己頗懼怕。後來發過在那兒吊扇掉下來的夢。想到自己面對野蠻人不夠強。叫你想後來,就想到學期尾考完試,之後就轉校了。叫你想死時,豈不是這一世的死?想到自己好像很老,房間是金屬牆的,但又看到好些認識的人,到底這些人死了沒有?看珍珠裡的影像,看到自己可能是護士,對方穿啡色軍服或制服,金髮男子,一九分界,圓臉,輪廓有點女性化。納粹德國?這樣就沒機會是民國人了。

2月20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叫你想在子宮時,之前都是想自己在啜手指,這次覺得當時自己還在心裡讀書,線裝書那種。去了一世是牧人,是中亞的山谷?地上很綠的草,我是女的,對方曬得有點黑,嘴唇乾燥,樣子挺可愛。牽著手在草原上跑,生活很簡單,沒有甚麼挫折。死時有些親友在旁邊。太順利了沒甚麼教訓。我問現在最應該改善甚麼,答︰說話技巧。看珍珠裡的影像,看到在水榭裡靠在他懷裡,他說這樣就是永恆。

2月22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叫你想小時候,試著想家人說我小時候拿自己的大便來吃,使勁地想,對味道印象不深,好像不是太難吃,只是有點苦。然後叫你想前世,想起之前覺得在子宮讀書,就想起之前夢裡讀書,自己叫「絳珠仙子」(其實是「瑙珠仙子」),於是想到之前看過穿粉色中式衣服的樣子,看到自己坐在樹上,彷彿所謂笑看人間。樹在村外湖邊,又想如果曾是仙子,何以又生為人,想到這該是水榭那一世前,看到村裡的讀書人,穿白色深藍色衣服,樸素而瀟灑。

2月23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再去看坐在樹上的時候,叫你想年份,想到1468,他原是考功名的,屢次落第便轉而從商了,因為可以四處遊歷。他回來時我長大了,就有之前看見的對話。

2月24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看到自己粉紅/白格子領的幼稚園的校服、屋村的電梯,好久沒有這樣清晰地記起這些了。想知道為甚麼對父親如此反感,看再小一點,躺在嬰兒床上,他在門口探頭看,笑得很假。(嫌我不是兒子?) 然後看到包頭的自己,是被刀插死那一世。在市集裡散步,之後被插死。這些事情有甚麼關係呢?

2月25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想小時候,想起聽上鍊玩具的《安眠曲》,但不是太安心。叫你想在子宮時,想起夢裡忘了內容的書,去想,想到其中一個忘了的條目是靈物主義。去看前世,看到穿有少許黑花紋的白皮鞋的男人,好像不是自己。我好像以靈魂的狀態陪著他,看他跟朋友一起,看他自己一個在天橋上。叫你看這個狀態最後的情況,就是進了子宮。

凌晨5時被電飯煲吵醒,關掉再睡夢到自己左手㬹內側橫著插了好多縫紉針,於是一根一根地拔走,沒流血,但黏了點皮。

2月27早上︰7時半就醒了,又不想起床,想到不如自己催眠自己。於是照錄音的程序想,想到去花園後去一棟建築物,裡面的一間房,有「人」替我用晶體將日光折射成有治療作用的光,打我在身上。然後我就在那裡看熒幕上的自己,很多世的樣子,然後想著去看有用的一世,又去了中亞少婦那一世,想到我可能本來就是寡婦,所以自己獨居。邀他回家,坐在地氈上,用小炭爐煮茶吃,兩人相視而笑,他說 (應該本來是波斯文)︰「我給你講遊吟詩人阿卡殺 (Akashic?) 的詩︰『伊之今日,彼之昨曰。伊之昨日,彼之今日。伊之明日,彼之昨日。』說的是人生匆匆,各路窮途。但得解脫,智慧從容。」他走過來,我稍抗拒,他說︰「人生得意須盡歡。」

2013年2月22日星期五

語言?方言?

有人問甚麼是語言甚麼是方言。我每次寫關於阿拉伯文的東西都要思考這個問題,因為阿文的所謂方言,你聽得懂一種,仍然聽不懂第二種。如果照「互相聽不懂的就是語言,聽得懂部分的是方言」,阿文「方言」,其實是語言。學一堆阿文「方言」,等於一次過學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那麼花時間。中文更誇張,吳粵閩湘贛客官,每組不止是一個語言,簡直是一個語族。

有人說,廣東話上海話等是方言因為很多字有同樣的書面寫法,只是發音不同,問題是寫下來是一種概念化(conceptualisation),是後加的想法,是在追尋不同「方言」的同源詞(cognate),因為我們認為各「方言」有同一來源,分化發展之餘又透過共通的書面語互相影響。例如「床」,廣東話讀cong4,普通話讀chuang2,為甚麼當是同一個字?除了語源相關,由於方塊字可套用於任何讀音,故意思對應時就算讀音難以追尋是否真正有關,亦可以視為「本字」。連日文韓文也可以用漢字。

是否有同樣的書面寫法,是語言的使用情況之一,在語言分類時可以考慮,但若視之為同一語言的「證明」,則並不恰當。

學阿拉伯文時接觸到「雙言」理論 (diglossia)。這個理論說,在一些地方,「低級語言」(L) 與「高級語言」(H) 並存,「人人都會說L,但H必須通過正規教育才能學會。雙言是一種持續穩定的語言狀態。擁有許多用H寫就的古典文學作品,平民沒有機會受教育,法律保護征服者的語言優勢,大眾公認H比L優越,這些社會因素都會促成雙言狀態並使其長期保持下去 [……] 在另一些國家中也有類似H與L而在不同社會領域裡使用的語言 [……] 兩者的區別在於︰在古典的雙言社會裡,人人都以L為第一語言;在延伸的雙言社會裡,也有人以H為第一語言,而且L與H不是同一譜系的。[……] 在常人眼中,地方話比標準語粗俗,不能上大雅之堂。[……] 從語言史看,一國的共同語往往是在其政治、文化中心的方言基礎之上形成的,某個地域方言一旦被發展成為標準語,其他方言就處於從屬地位。世界各地有許多實例表明,語法結構相似的變體由於處在不同的國家而被命名為不同的方言。由此可見,甚麼叫語言,甚麼叫方言,是由歷史、政治、社會因素決定的。豪根的論斷使人們認識到語言地位的高位完全是外加的。」(沃德霍《社會語言學引論》,外研社,2000,祝畹瑾導讀,F12-13頁)

阿拉伯文分標準語和各地「方言」,標準語跟《可蘭經》用的語言分別較小,在多數文學作品、新聞節目、學校講課等領域使用,是「高級語言」;各地「方言」在日常生活、電影電視劇、評論節目等領域使用,是「低級語言」。我們的沙地阿拉伯老師,聽到我們用「方言」時就會「矯正」我們。

中文也有多言並存。用文中框架,香港是延伸的三言社會,H1是英文 (政府部門、大機構、學校,尤其早期),H2是廣東話讀的白話文 (新聞、文章、部分學校),L是廣東話客家話等,共產黨意圖用普通話簡體字取代H1、H2,遲早L也不是廣東話,只是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話。當然也有好多中產家長看不起廣東話,從幼稚園起就讓子女讀「國際幼稚園」。

你可能會認為,既是如此,哪種語言地位高或多人用,完全是由政治、經濟因素決定,逆流而行並無作用,哪種語言重要就用哪一種吧。實情又並非如此。用哪種語言,其中得失取捨,從來既有情感考慮亦有功利考慮。有一段時間歐洲各地都喜歡講法文以示「有文化」,但民族主義興起後德俄越來越少用法文,其語言的著作快速增加,直到二戰前學科學的人都多數會學德文,所以甚麼語言多人用,並不是純粹「自然」發展的,跟政治流變、時代思潮等問題均有關。

你覺得講甚麼語言最有文化?

2013年2月19日星期二

素食


酥炸素人

幾乎每頓飯都要解釋辯護一次吃素的決定,真煩。煩在我不想「站在道德高地」,但吃素自然是因為我認為應該吃素,但如果我說我認為應該吃素,就好像批評你在吃肉;如果我不表態,你就會認為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看來應該隨身帶著這篇文章,請同枱者看完再作討論。

***

07年暑假的時候,每天在家,自己隨便煮,基本上吃得很素,於是心血來潮,試試吃素吧,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其實早些時候已有想過吃素,因為上課時看到一些工業式農場的片段,覺得單純為了口腹之欲(吃素是足夠維持生命的),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和死去,是「不道德」的事,而那種「不道德」,似乎是比一般社會言論所反對的事情,例如店鋪盜竊(不是持械行劫),是更「不道德」的。

當然,這些想法,仍然吃肉的時候是會將之掃往一角的,何必叫自己難受呢。另一個掃往一角的想法,就是那些肉,同時也是屍體。當然有些屍體的確很好吃。

根據「吃肉是單純為了口腹之欲,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和死去」這個想法,海鮮是沒有這麼嚴重的;蛋和奶反而值得再想想,工業式地下蛋和擠奶也是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我吃的是蛋奶素,會吃蛋和奶製品。從營養方面說,吃蛋奶素有全部維他命,肉類有的都有,並沒有風險。我曾試過盡量少吃蛋,感覺不太好。如果你說吃這些跟不吃素沒有分別,仍有很大分別吧,起碼沒有殺死動物,影響的動物也大大減少。

***

如果單純為避免殺生的話,不只碟邊菜,吃「如果自己不吃就會被丟掉的肉」,也是可以的,但人的動機是複雜的,我吃碟邊菜的時候是不是為了吃它的肉味呢?我吃「如果自己不吃就會被丟掉的肉」前,會不會慫恿別人叫多了呢?既然決定了也有能力吃素,就不願意讓自己有虛偽地吃的機會,請不要不斷質疑我盡量不吃碟邊菜的決定,這和僵化無關。

至於吃不吃五辛(薑不屬五辛,蔥蒜芫韮之類才是),我是這樣想的︰遵守法律戒律,於我並無自足價值,我主要考慮自己良心。有些人自動將素食與佛教聯繫起來,但我吃素根本不是為了取悅哪個神祇,或取得甚麼好報,我只照自己的規矩吃。何況佛教禁食五辛的原因,是怕修行人生起性慾,我又不戒色,這完全跟我沒有關係。嚴格來說,戒五辛才算「齋戒」,我是吃素,不是吃齋,但廣東話說「食齋」比較順口,說「食素」好些人聽不懂,所以我才會說自己「食齋」。

記得看過美國有研究說,最長命是吃魚不吃肉,吃素比吃魚的短命。有人於是說,不應該戒魚。但我的目的不是長命,是不想殺動物。人做的會短命的事可多了,為甚麼為「享受」而做就正常,為「想法」而做就不正常?何況我的生活習慣太健康了,若吃也要做最長命的吃魚者,說不定比周圍的人都長命,那可不是甚麼好事。

(本文原寫於2009年12月,現略作增補)

2013年2月17日星期日

波斯記行



數年前寫下的《波斯記行》,8日旅行日記,多圖少字,101頁,40MB。

催眠日記 (四)

前文提要︰催眠日記 (一)催眠日記 (二)催眠日記 (三)

2月5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一段,問甚麼叫中道,跟人比就是嗎,答︰不是,你會知道。

2月6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一段,很強烈地感到「純元我是不可能被傷害的」。

2月10日早上︰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看到中亞女子那一世,他走時我也想跟著走的,但他說︰「你帶著孩子不可能上路,我很快就回。」往後幾十年也是一種逆流而上的狀態,村裡人不會放過你。看死時,應該比他早死。到看珍珠裡的影像,又看到水榭裡的一幕。其實往後是差不多的,但不明白何以要重覆這件事,是逆流得不夠完美?

2月12日早上,聽Regression to Times and Places第一段,問我在等甚麼,答︰等他。看背痛的來源,又看到包頭男子在背上被插一刀。想知道為甚麼刺殺者要這樣做,難道是我說他妻子出軌,於是她殺了兒女再自殺?否則不會兒女也死掉。

2月12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看到很小時候玩播《安眠曲》的玩具,家人在附近。看到中亞女子那一世,他背著白布行囊,跟我說︰「我們一定會再見,能不能回來也好。」但那一世應該不相信輪迴。看見他老死時的樣子。看珍珠裡的影像,看到包頭男子被刀插死,想知為甚麼說刺殺者的妻子出軌,似乎他本是「政敵」。

2月15晚︰聽Regression to Times and Places第二段,叫你想像有光從上而下灌入,然後包圍全身,顏色讓你自己選,這次我想的是紫色的光,覺得這樣很是自己,很滿意。(之前也想過紫色的,通常想白色。) 然後幾個年份那樣叫你想,也是之前想到那些,公元500年想到似乎是在波斯,太陽很亮,地上有草,我是男的,布衣、包頭,屋似是土造的。叫你想快死時,有大大把白鬍子,看起來挺有智慧的樣子,卻像我之前催眠時想像的指引者,樣子跟聖誕老人差不多。教訓是可以教人。然後叫你想地球上有甚麼地方吸引你,想到大概是亞美尼亞附近,「跳」進去,是個女子,是基督徒,在市集裡逛,打扮是鮮艷的帽子素淨的衣服。

2月16日下午︰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因來電中斷。(下午果然不好,雖然家裡較靜,但會有電話打來。)

2月16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看小時候早上幼稚園未開門就到,看跟姐姐去她同學家玩。去了水榭那一世,似乎家裡是經商的,所以不那麼嚴格,家裡有機會見男人,是不是親戚就不知。他後來去了別的地方經商,好像不太放我在心上。

2月17日早上︰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二段,試圖去看手術時那個夢,看到白衣人和我在醫院外的爛地,然後一下子去了聯合書院的草地,說︰「好好生活,以後你要來這裡的。」然後看小時候還在學行的樣子,扶著嬰兒床。再去水榭那一世,他好像有家室,看到他站在某地坊市,看兩旁的店鋪。最後回到花園 (回溯的起點),卻覺得自己穿著白布袍,頭戴藍圓帽,是之前世代的樣子。

2013年2月14日星期四

大學街

左手邊連到新建的「百年校園」
(照片來自港大,建前模擬照片,現已啟用)

香港大學新舊校園之間的連接之處叫「大學街」(University Street)。

如果一定要用「大學」加一個字 (其實為甚麼要用「大學」呢,怕人走錯地方嗎?),自然是「大學道」,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明德」不是校訓嗎?不用「大學道」一定有理由,我非常善解人意、矢志要找出難言之隱地查過,港大不知道哪裡已經有一條大學道University Drive。但其實搶了過來也不是不可以,原本的路改名便是,之前不是連中文大學的大學站都想搶嗎?

退一步,不能叫「大學道」,叫「大學路」不行嗎?學生在走大學之路。

中文字這麼多,街、坊、里、巷、亭、臺、樓、閣……,為甚麼一定要用「街」?下面山坡上的高級舊樓,都曉得叫「學士臺」,大學裡的命名,為甚麼如此像小學雞識字有限的結果?

【模擬對話】

小學老師︰「小明,你說這裡叫甚麼好?」

小明︰「嗯……我識得中文的『街』,英文的『street』。大學裡的地方,就叫做『大學街』和『University Street』吧!」

小學老師︰「Deal!好名,就叫這個吧。」

請告訴我︰

(1) 這個名簡潔有型;

(2)「大學街」讓我想起「西洋菜街」和「大x街」(一樣都是k尾的入聲字)、「University Street」讓我想起「Wall Street English Institute」,是由於我是個滿腔怨恨鬱鬱不得志的學術界廉價勞工。

ps. 連門聯我也寫好了︰「百年校園齊恭賀 千個學子大x街」,很工整的。


這設計是專門封死國殤之柱的嗎?

2013年2月10日星期日

過年FAQ

問︰食齋無營養,新年食尐肉啦?

本人內心回答︰我幾時無營養?氣色好,頭腦清醒,行路行得快過你,你檢討下你滿臉橫肉,一身車呔先啦!見到你就唔開胃。

問︰你做咩工搵幾錢人工呀?

本人內心回答︰關你叉事,你身家幾多夠唔夠錢睇病呀?

問︰點解唔搵多尐錢?

本人內心回答︰搵咁多錢有咩用?生帶唔來,死帶唔去,兩手空空咁訓落棺材。

問︰幾時結婚生仔呀?

本人內心回答︰同你好熟咩,結婚都唔會話你知;學似你咁無留低串DNA就無存在感咩。

2013年2月4日星期一

催眠日記 (三)

前文提要︰催眠日記 (一)催眠日記 (二)

1月31晚︰聽Regression to Times and Places第一段,叫你在牆上屏幕看甚麼跟你的不舒服有關係,於是去想刺殺者,問他為甚麼要殺我,他說我令他一家人死掉。記不起為甚麼。但我想大家報仇扯平了,又隔了這麼久,沒事了吧。

2月1日早上︰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一段,我問空白字條是不是有問題,答︰沒有。問這樣繼續對不對,答︰對。

2月1晚︰聽Regression Through the Mirrors of Time第一段,我問有沒有甚麼要知道,答︰這樣繼續就可以。

2月2日早上︰聽Regression to Times and Places第二段,在鏡子裡看前世的影像,1850是清裝的富家小姐,很活潑。1700生在農家。1500在在水榭欄邊。公元25是中亞少婦。公元前500在波斯,在荒地中穿著粗鞋白袍,往早點看有妻子兒子,兒子幾歲衣服新淨光鮮,妻子是現在認識的人。是很滿足的一世。然後叫你想有甚麼地方吸引,就想到Horn of Africa附近,跳進去看,我穿著粗毛袍子,在綠油油的山野,想前一點,在和鄰近部族談判。叫你想跟現在這輩子有甚麼關係,沒甚麼關係。

2月2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二段,問背痛有甚麼目的,答︰令你更知覺你的身體 (這時窗吹開了,忍著不去關,但太吵了聽不到錄音,還是起身去關,不過坐下來合上眼覺得仍大致上維持本來的狀態)。問跟他一起要成就甚麼,答︰因為你很愛他要一直跟他一起。

2月3日早上︰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似乎回到中亞少婦那一世,然後看見他。叫你去看下一件重要事情,看到自己睡在他旁邊,我說︰「你會走。」他說︰「我會走但我會回來。」但他回來時已是很多年以後,我已死了。問你這輩子有甚麼教訓,是不要絕望。

2月3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想起小時候有個扯一下鍊子就會播《安眠曲》的玩具,播幾次就睡著了。又回到中亞少婦那一世,看見他。叫你去看下一件重要事情,看到自己生女兒,他不是很高興。然後生了兒子。之後他回鄉,想看他為甚麼要多年才回,似乎是有戰爭,塔克拉瑪干沙漠北面的路不通,只能等,到他回來時知道我已死很傷心。教訓是要堅忍。看珍珠上的影像時又看到坐在水榭裡。再看似乎曾是地中海東岸的商人,不過無甚細節。

2月4日早上︰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想起小時候坐在藤椅子上,高興就雙手在椅子上亂拍。回到水榭裡,沒有說話。想後來怎樣,家裡要我嫁人不肯嫁,只願帶髮修行。家境還不錯,所以也可以清靜地生活。到老時後輩親人圍著在床上死去。教訓是愛而不需要對方。看珍珠上的影像時又試著去看水榭,看到後面有小船經過的。嘗試看一下去世不久的親人有沒有話要傳,似乎沒有。

最初關於催眠開始時下樓梯的懼怕現在幾乎沒有了。

2月4晚︰聽Spiritual Progress Through Regression第一段,努力地想照片中在公園裡騎彈弓動物的情況,不是很能想起。去到一世是商人,常常出外經商,包頭,穿衣褲,不是穿袍,不知是否之前見過的一世。妻子穿藍色衣裙,在類似茶座的地方有朋友跟我說妻子不忠,不過我不相信,事實亦似乎沒有,不過她經常跟我分開過得不太開心。死時年紀不大,可能五十左右。後悔對她不好。似乎不是現在認識的人。

2013年2月3日星期日

不可能學好的阿拉伯文

讀到這篇英國人寫的文章,寫她學了阿拉伯文近十年還是毫不流利,這段頗有同感︰

I think my experience was a common one: Arabic soup. You’d mix your modern standard with Egyptian g’s, Levantine flourishes, international-ish noises like “yalla” that were our generation’s “ciao,” and malformed repetitions of words you’d heard your Middle Eastern friends say. What came out of your mouth – I imagine – was the equivalent of, in Europe, if you’d stitched Spanish syntax into phrases you’d heard on Turkish soap operas and added – Achtung! – exclamations of Hollywood German and thought you were speaking pretty good European. This is the Arabic I currently speak, a mutant strain I concocted in which I don’t know what ingredients I’m really messing with.

我也學了四年多了,溝通可以應付,新聞、報章能基本明白,但他們之間原速的「方言」我只能聽懂一半,埃及以西的更是完全聽不懂。但想到中文「方言」聽不明白的也很多,就安心了。

學阿文的人都這樣吧,總是先學標準語,因為聽得懂的人多,然後再學方言。但學一種已夠難了,還要記幾種,結果總是最自然地多用標準語,但阿拉伯人不是這樣的,日常對話中只有書面、文雅的字才用標準語,一般動詞不會用,於是我們這類學生就會顯得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