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哈拉斯巴亞

這是一句阿拉伯文,意思是夠了。

用阿拉伯文因為只有阿拉伯文才能表達我對沙地阿拉伯老師一家人的厭惡。

親愛的,相信我,我保證不是粗口。

***

幾年前他們在時陪他們處理了很多事情,也當練阿拉伯文。但現在跟他們練已經沒用,因為他們只跟我談低層次的話題。

今個學年他們又來,陪他們找了房子,報了學校,暑假還有時間就算了,這些人不知進退,到現在還一直有甚麼事都找我,當我是妹仔。我尊師重道,他得寸盡尺。早幾天碰見沙老師,他有文件要公證,還問我可否送去,我差點沒說粗口,禮貌地說沒時間,他還一直想塞給我。

阿拉伯人中,相信沙地阿拉伯人是最討厭的了,其他國家還可能覺得自己窮,自卑,要跟其他地方學習。沙地阿拉伯有錢,於是無自知之明,但驚人地懶惰無知又迷信,大太太說︰「今年朝聖沒讓伊朗人來搞事,就沒人死,讚美真主。」讚美真主,這樣不知所謂的人也沒滅絕,還有錢,想必是神蹟。

有神蹟,即是有神,我找到神存在的證明了。讚美真主,真主真是無處不在。還證明達爾文錯了,不是適者生存,是信者得救。達爾文錯了,那神創論肯定成立。我不只找到神存在的證明,還一舉找到神創論的證明,真主至大。

啦啦啦啦啦啦。

這是阿拉伯人高興時用的歡呼聲。

這下子我肯定上天堂了。天堂有處女,多好。咦不對,有要處女嗎,還是我會變成永遠的處女?太可怕了,至仁至慈的真主呀,不要讓我上天堂。

***

看著他們,忍不住覺得,伊斯蘭教禁止吃豬肉,是否同類不相食的意思。他們又懶,又胖,又淺薄,實在處處像豬。不好意思,我不該這樣說話的。豬的智商很高。

薩依德在《文化與帝國主義》第二章中,提到紀律作為帝國主義的藉口。但他們身體力行,讓人覺得不是藉口。

***

以上言論不指稱全部沙地人,但相信適用於大部分,很大的大部分。如果用歸納法、講事實是種族主義,那甚麼關於文化、民族的話都不該說了,除了說「歧視女人,做得好」、「愚昧,做得好」等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