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哲學系與女博士

文學院中,哲學系應該是最少女學生的學系。不過我入學的時候已男女各半了。教授和助教則幾乎全是男人,好像有一位女助教,但我只上過男助教帶的導修。

之前在面書看到文章討論北美大學中女生修讀哲學入門及初階邏輯後因為性別偏見容易放棄的情況,使得最後很少人主修哲學。因為中大文學院入學前已選好主修,所以不會有這種情況。轉系的人很多,男女都有,但似乎多數本來就想轉。

說到系內氣氛,當時也偏向像男生群體,因為助教都是男的。氣味不投,基本上沒有參與系內圈子的活動。扮型扮壞煲煙隊酒那些不要緊,互相吹捧甚麼神甚麼神才令人難受,我比較眼高於頂,覺得很多人語文能力都不過關講甚麼哲學,還神呢,神棍就有。

至於邏輯課,因為中六七讀理科純數班,原校升讀高考的以女生為主,純數班也只是男生略多,初階邏階跟跟高考純數比毫無難度,所以不會有女生是少數、不適合的感覺。而不幸地讀學士時沒有更多邏輯課可以修,並沒有機會「放棄」。初階邏輯後的內容都是自學,關於書目問題也常請教被人說常開「不要跟女生講邏輯」之類玩笑的李天命先生,得到不少指導。做助教時就直接帶過符號邏輯的導修。

到讀碩士的時候有幾個女同學一起讀,不像早幾年幾乎只有男生,但仍是少數。之後到港大讀博士,同年哲學系總共三個博士生入學,我一女另兩男,因為不用修課沒有甚麼工作所以也沒感到有甚麼圈子黨派。同年入讀的碩士生只記得陳巧文。

寫這麼多其實是想討論女博士的「問題」,其實我不覺得影響找對象,表示好感的人讀博士前後也偶然有,我本來就不特別受歡迎,做了女博士也沒有覺得特別受冷落。擔心沒對象不如擔心沒工作吧,教授職位很少,不要像我小時候天真地以為讀博士就能做教授。要是找不到相關工作,年近三十只能賺剛畢業的學士薪水甚或更少就慘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