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懷舊髮型屋

早上先去美國開羅大學出版社書店買書。每年都要來進貢一下。

之後去車房咖啡室。跟店主在網上聯絡過,見他蠻有文化又會彈奧德琴,似乎可以做得成朋友。真人也聊得開。咖啡室裡放了兩個他的烏德琴,拿上手試彈,左手按絃跟大提琴差不多,很易上手,於是想學,他就說可以介紹我去烏德琴之家學習,我自己完全找不到這種門路。

之後問夜譚出不出來,原來她約了昨天在小輪上遇到的沙地人,一起去比利米剎酒店泳池畔喝東西,這間酒店都是沙地人。他們熱烈地討論星座。他們想看我剛買的書,於是我拿出介紹埃及的童書,封面內頁是埃及地圖,沙地人立刻機警地指出地圖中標示為埃及領土的蒂朗島和塞納菲爾島屬於沙地

沙地人在醫院做管理工作,一天上十二小時班,一天休假。香港醫院的醫生也很想這樣吧。他給小費都是50鎊(大概22港幣)地給,連不要人找錢的夜譚都說他誇張,沙地人就說現在40鎊真不是錢,只是4沙地里爾。但50鎊在埃及是很好用的,一個三文治只是兩三鎊。匯價大跌後埃及物價真的很便宜,令我消費時價值觀很混亂,很多時候一件物件的價錢用港幣算很便宜,但用當地相應的購買力算又很貴,尤其是去年埃及鎊跟港幣差不多,於是我看到價錢時都會直覺當港幣一樣,但照現時匯價該打4.4折。本來很多當地人見到外國人都會提高價錢,現在更是如此。

喝完東西跟夜譚回市中心,在最後一小時吃快餐,這裡除了三文治還有炸豆蓉漢堡,不知為甚麼漢堡叫凱薩,埃及人覺得這是凱薩傳下來的食物?好正,完美替代一般漢堡,比植物肉低科技多了。這間又好像比胡椒快餐更好。


之後她去樓上做頭髮,嘩這裡的髮型屋真是古董,全套服務是洗頭、夾眉毛、線面、面膜,再做髮型。


髮夾是用火燒熱的,髮型師表演特技一樣揮動散熱。


髮型師的女兒們非常奇特,一個大肚還吸煙,一個將棉花完全塞滿舞衣罩杯,這樣女人能穿得上嗎?難道她是造給變性人?難道埃及有變性人舞者?

帶著滿肚子的疑惑離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