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9日星期二

素食


酥炸素人

幾乎每頓飯都要解釋辯護一次吃素的決定,真煩。煩在我不想「站在道德高地」,但吃素自然是因為我認為應該吃素,但如果我說我認為應該吃素,就好像批評你在吃肉;如果我不表態,你就會認為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看來應該隨身帶著這篇文章,請同枱者看完再作討論。

***

07年暑假的時候,每天在家,自己隨便煮,基本上吃得很素,於是心血來潮,試試吃素吧,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其實早些時候已有想過吃素,因為上課時看到一些工業式農場的片段,覺得單純為了口腹之欲(吃素是足夠維持生命的),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和死去,是「不道德」的事,而那種「不道德」,似乎是比一般社會言論所反對的事情,例如店鋪盜竊(不是持械行劫),是更「不道德」的。

當然,這些想法,仍然吃肉的時候是會將之掃往一角的,何必叫自己難受呢。另一個掃往一角的想法,就是那些肉,同時也是屍體。當然有些屍體的確很好吃。

根據「吃肉是單純為了口腹之欲,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和死去」這個想法,海鮮是沒有這麼嚴重的;蛋和奶反而值得再想想,工業式地下蛋和擠奶也是讓有意識的動物在痛苦中生存。我吃的是蛋奶素,會吃蛋和奶製品。從營養方面說,吃蛋奶素有全部維他命,肉類有的都有,並沒有風險。我曾試過盡量少吃蛋,感覺不太好。如果你說吃這些跟不吃素沒有分別,仍有很大分別吧,起碼沒有殺死動物,影響的動物也大大減少。

***

如果單純為避免殺生的話,不只碟邊菜,吃「如果自己不吃就會被丟掉的肉」,也是可以的,但人的動機是複雜的,我吃碟邊菜的時候是不是為了吃它的肉味呢?我吃「如果自己不吃就會被丟掉的肉」前,會不會慫恿別人叫多了呢?既然決定了也有能力吃素,就不願意讓自己有虛偽地吃的機會,請不要不斷質疑我盡量不吃碟邊菜的決定,這和僵化無關。

至於吃不吃五辛(薑不屬五辛,蔥蒜芫韮之類才是),我是這樣想的︰遵守法律戒律,於我並無自足價值,我主要考慮自己良心。有些人自動將素食與佛教聯繫起來,但我吃素根本不是為了取悅哪個神祇,或取得甚麼好報,我只照自己的規矩吃。何況佛教禁食五辛的原因,是怕修行人生起性慾,我又不戒色,這完全跟我沒有關係。嚴格來說,戒五辛才算「齋戒」,我是吃素,不是吃齋,但廣東話說「食齋」比較順口,說「食素」好些人聽不懂,所以我才會說自己「食齋」。

記得看過美國有研究說,最長命是吃魚不吃肉,吃素比吃魚的短命。有人於是說,不應該戒魚。但我的目的不是長命,是不想殺動物。人做的會短命的事可多了,為甚麼為「享受」而做就正常,為「想法」而做就不正常?何況我的生活習慣太健康了,若吃也要做最長命的吃魚者,說不定比周圍的人都長命,那可不是甚麼好事。

(本文原寫於2009年12月,現略作增補)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