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去外國打工和賣中國貨

轉用優步上學,挺順利,雖然司機不太熟路,但肯用衛星定位便沒問題,最怕電話壞或自以為是的司機不肯用。後來索性坐小巴,更快更不用煩。

有香港網友在愛丁堡大學讀中東研究碩士,在同一間語言學校讀書,在埃及第一次碰頭,很有趣。

放學後去光明清真寺見沙發客上約來的女學生,她在太陽泉大學讀醫科,跟她聊了一會她另外又約了一個醫科畢業生一起去咖啡座,他們倆一直討論如何去外國工作,又比較美國德國的優劣。大學教授人工二千多港幣夠震撼,醫生月入二千鎊即八百多港幣更令人難以致信。當然也是由於我們習慣醫生收入好,近如大陸醫生人工也不高。

在這間咖啡座第一次叫提子汁,居然是利賓納,真是跌破眼鏡。

之前一天烏德琴之家沒開,於是又約了車房咖啡店長。在咖啡座等他時溫習阿拉伯文,在埃及不認識的人也很容易聊起來,有個女人主動教我,原來她是配音員,在咖啡座開配音班,來面試學生。但聊了一會她說想我替她從大陸找能錄音的洋娃娃,讓她放錄音進去再賣。

埃及遍地中國製造,遇上的人不是想移民,就是想從中國入口甚麼來賣,為甚麼埃及人工這麼低卻甚麼都造不出?真是悲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