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5日星期日

極端主義供與求

伊斯蘭極端主義崛起主因是有人借宗教名義著力推廣,還是社會經濟問題?

有些論者認為伊斯蘭極端主義崛起,是因為沙地阿拉伯四處出資宣揚瓦哈比主義,伊斯蘭極端化是由於大量供應;另一派論者認為,主因是經濟分配不均,青年失業嚴重,無法向上爬,於是從極端思想尋找改變的機會和人生意義,伊斯蘭極端化是由於有此需求。有趣的是,後一派的Nathan Field認為伊斯蘭極端主義跟上世紀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興起的情況相近,今日中東是在重蹈二十世紀德俄中的覆轍,跟沙地阿拉伯資金關係不大。

佛家說「因緣和合」,詞人說「金風玉露一相逢」,俗語說「姣婆遇著脂粉客」,我覺得是兩相配合吧,這些青年本來自視為穆斯林,然後有人不斷宣揚說伊斯蘭是這樣這樣的,他們覺得人生失意社會不公,努力工作也沒用,或根本沒有工作,於是就相信是因為自己不夠虔誠所以人生失意(當然更重要的是因為其他人不夠虔誠所以社會不公所以我人生失意),如果是接觸到另一些思想或許會做別的事情,但剛好容易接觸到伊斯蘭極端主義於是就去做聖戰炮灰了。

現階段這樣的炮灰沒有減少的跡象。Nathan Field認為經濟改革才是對症之藥,我同意,但肯定要長遠才能見功。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