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星期日

埃及的人吸煙很兇,大概是沒酒喝只好狠狠地吸煙,甚麼煙都吸,水煙,捲煙,汽車黑煙……啊,怪不得阿拉伯文叫喝煙,不叫吸煙,不是跟喝酒更像一回事了嗎。

有趣的是在埃及讀書的西方人好像也吸煙吸得更狠,但他們仍喝酒,真是雙管齊下,怪不得美國總是不夠阿文人才。顧著開派對,學到幾句阿文回家?埃及人又不去他們的腐朽派對。

去的都說英文。

我一向對這些刺激性物質沒興趣,我相信清淨無為。不就是多巴胺嗎,還不如性高潮。

自然,健康,環保,無污染。一人成行,二人成雙,三人行必有我師。

當然這方面就不及聖地的守護者沙地阿拉伯人了,娶幾個老婆,熱鬧得很。讀了好些經典好像沒說群交不清真。但倒常常聽見他們特別嚮往遠東文化。

總是問我去哪裡買壯陽的中成藥。

我覺得這種秘密不能便宜了外國人,他們讓我去麥加之前是不會告訴他們的。

有一次同學去土耳其旅行回來買了土耳其軟糖,不知怎的盒子上寫著春藥,只是有點果仁就敢這麼寫,可見他們有多虧。

我的阿拉伯文老師從此改問這個哪裡有賣。

怪不得土耳其不太平,想必是三教九流黑白兩道都買軟糖去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