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

浮誇

雖然常有人說廣東歌的黃金時代在八九十年代,張國榮梅艷芳王菲Beyond是好的,但所謂四大天王只有張學友唱得像樣。坦白說我小學時喜歡黎明,因為他英俊,就是這麼淺薄。

直到現時為止,陳奕迅2005年的《浮誇》應該是我最喜歡的廣東歌。

在流行音樂的場景下唱這首歌有點自我推翻,因為出名很多時就是靠製造新聞,沒有新聞就沒有人氣,最好去廁所用幾格廁紙也有傳媒報道,於是歌詞諷刺的事情卻是娛樂圈離不開的做法,尤其當演唱會錄影鏡頭照向台下歇斯底里的歌迷,就更對題,因為他們看來真的需要也想要浮誇的表演。


最喜歡這個版本

歌詞描寫的小人物黑暗內心,有點像祈克果的風格。不受注意,又帶點陰暗的態度,說中了很多人的人生︰一連串的失望和自我安慰,小時候看似有無限的可能性,長大了都只是庸眾之一,做平凡的工作,勉強生活。內心卻喜歡做主角,做焦點,最好是被所有人仰望,但幾乎必然地多數人多數時間都不會是焦點,也沒有機會被眾人仰望。於是歌詞中描寫的嘩眾取寵,就是取得注意的最有效方法。

當然,其實連那樣也只是幻想,因為沒有勇氣,大家會做的就是去旅行,去高級餐廳,在社交媒體上營造美好生活的形象,收獲別人的欣賞和艷羡,默默地數算別人的注意。

安於自己真是最難的事。

2018年2月16日星期五

對位法


這個學期旁聽對位法(Counterpoint)的課,只是因為剛好時間方便和想多了解巴哈的音樂,卻發現正是我想學的東西︰

學西洋樂器通常都讀過基本樂理,四部和聲都勉強算懂得寫,但整齊的四部和聲跟一般古典音樂作品並不一樣,那想更了解樂理,學了和聲之後要學甚麼呢?配器?「作曲」?

原來是對位法。對位法不是寫賦格曲(Fugue)才用,其實由巴洛克到浪漫時期的音樂都用得到對位法的技巧,因為對位法首先會教西洋古典音樂旋律的律則,然後是兩聲部、三聲部、四聲部……的寫法,還有一音對一音,一音對時值一半的兩個音,一音對三音……,各種配搭要注意的地方都會討論到,於是幾乎全面考察了西洋古典音樂的寫作技法。

更有趣的是,雖然對位法是教怎樣寫出符合西洋古典音樂審美的樂曲,但其實是一堆因果關係的歸納,怎樣的連續音程會得出甚麼效果、怎樣的音符組合會得出甚麼效果、怎樣的聲部旋律及和聲會得出甚麼效果……,用其他方式使用這些律則,一樣有助寫出其他風格的音樂。

真是選對了。

其實也不是真的想作曲,但現在讀譜幾乎覺得知道作曲家在想甚麼了,感覺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