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6日星期六

中西教育

我教的其中一科的期末功課是中西文化比較,很多學生寫中國與西方教育方式的比較。他們喜歡說,中國重灌輸,西方重啟發。

好笑的是上課時很多學生想要的就是灌輸,而不是自己去發現。因為這科要考一些文章的內容,他們就認為我應該給他們一個內容大綱,讓他們不用讀文章。

其實閱讀和整理的過程才重要,但他們認為教師的責任是幫他們應付評核,而不是一起去討論反思。

上課時要求灌輸的學生寫文章時就歌頌西方傳說中的啟發式教育,實在讓人失笑。不禁讓人想起葉公好龍的故事--

葉公很喜歡龍,所佩刀劍有龍,屋裡雕龍,龍聽說有人這麼欣賞自己,於是親身來一見,葉公看到真的龍,卻嚇得急忙逃走,狼狽不堪。

這些學生也是如此,口裡說要啟發、自主的教育,其實只是要舒服和高分,你要他自己出力學習,他就如見到龍一樣急忙逃走。

大概是從清末開始中國的教育成為落後的原因,但跟英國學習的香港資助學校,近年又成為殘害學生的罪人,如果是陶傑就會理所當然地搬出「橘越淮而枳」的典故,但事實卻不見得是這麼回事。

學習是要付出努力的,天資越差就越如是,但如果有興趣就會自願去掙扎用功。很多時講到教育就強調要引起學生的興趣,說出來很美好,但卻忘了人的本性就是想做一些舒服不用腦的事情,一味強調快樂學習是荒謬的,自拍和打遊戲的快樂比學習即時得多,有吸引力得多。只有少數人會覺得學習比提供即時快樂的事情有趣。

當中產將子女送進國際學校,用錢換圈子和更容易的升學機會,社會上同時出現一種香港學校殘害性靈,國際學校才有真學習的氣氛,其實要做無數功課參加無數興趣班的學生,不過是出自一小撮用力過度的家長,主要不是學校的問題。

一邊是已發展地區階級流動性下降所帶來的極端,一邊是中產用昂貴的教育讓孩子繼承自己的階級。輿論一邊注意被極端訓練的小童,一邊歌頌自由自主的歐美教育。好像教育做得好學生就可以快樂學習。事實是學習得越少就越快樂,國際學校升學較容易,學生自然更快樂。這就是真正的贏在起跑線。

很多所謂自由自主的教育方式都是效率低又忽略基本功的︰下至拿幾個組件出來要小學生組裝機械人,他會學到工程知識、編程能力嗎?他多數只是學到開發商提供的組合方式而已;上至大專生認定功課是要做專案研究(理科工科說得過去,文學院社會科學院多是效顰商學院),結果報告內容只是從網上抄幾個重點,他認為這個叫高級,應用到他的領導才能分析能力,叫他看文章再報告內容就認為是低級,毫無創造性,侮辱了他的程度,錯字錯文法理解有問題這種就更加低層次,好像只有中小學語文應該討論這個問題,其他情境就不該再討論了。(這個想法是對的,如果他在中小學語文將這些問題全都解決了的話。)

另一方面,用不懂中文去換好英文當然舒服,更高的價錢當然買到更高師生比、更多照顧,但這樣教育出來的學生是否更好,卻沒有人拿過客觀證據出來,只是感覺上較高級而已。

同時國際學校正在製造一個不懂社會主流語言的上層社會,貫徹殖民統治的偉大精神。

本地學校等同地獄,國際學校等同天堂的想法,就如社會上很多其他流行的事物,其實根柢上更多是出於以下心態︰

只要是有錢人名人做的事,就是好的有品味的,跟著做就對了。

而教育就更會自我實現,因為將孩子放在有錢人名人孩子讀的學校,打入他們的圈子,這件事本身就會讓他有機會得到更好的發展。

整件事跟西方傳說中重啟發的優質教育無甚關係。

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可惡的阿拉伯文


看書要查字典不要緊,學甚麼語言都是這樣,包括母語。

但為了一個字要查幾個詞條就可惡了。阿拉伯文就是這樣。

阿拉伯文最麻煩的是不標短元音(但其實標了又很花),再加上連詞介詞和主語賓語等可以跟動詞名詞連在一起,於是要花很多精力才能分辨出其實哪個字母才是屬於該動詞或名詞本身。

最可惡的就是命令式(المضارع المجزوم,不一定出現在命令中,過去式動詞否定詞لم lam後也要用),阿拉伯文單數現在式的結尾有三種情況,u、i、無元音。命令式結尾沒有元音。因為最後一個輔音不加元音,進而之前如果有長輔音也會變成在阿拉伯文一般不作標示的短輔音(這是標準阿拉伯文的發音習慣,於是أستطيع會變成لم أستطع,字中間也會有變化,讓習慣了英文幾乎只有字尾屈折的人很不適應,連阿拉伯人由這一點開始也已經有不懂的了,還是我的第一個阿拉伯文老師),再加上同樣一般不作標示的疊音,於是當在書上讀到

لم يبد
l-m y-b-d (y表示陽性現在式,不屬字根的一部分)

的話,起碼有以下可能性*︰

لم يبدُ
字根 بدو b-d-w 意思是顯示

لم يبدِ
字根 بدي b-d-y (無此字)

لم يبدّ
字根 بدّ b-d-d 意思是分散

لم يبُدْ
字根 بود b-w-d (無此字)

لم يبِدْ
字根 بيد b-y-d 意思是死、絕種

لم يبد
字根 وبد w-b-d (無此字)

當然最常用是第一個。但如果不肯定或不認得那個字就需要逐個在查字典去排除,當然有些省略工夫的法門,比如一般來說و比ي常見,先查و會比較明智。但最可怕的情況是查完字典有多過一個意思看似都符合上文下理,這時真是想死了,只能去問老師,或聽有聲書。當然有時可能真的有歧義,其實不能肯定作者想用哪個字。有些版本會加一些標音幫助理解,這時就會十分感謝編輯。

另外一個我踫了很多次釘子的字是فو,嘴,它是會變形成فا(賓)或في(屬格)的。會變形不要緊,最要命的是في也可以是極常用的介詞「在……之中」,於是فيه可以是極常見的「在他之中」、「他的」,也可以是不太常見的「他的嘴」。不只一次我看來看去有點不對的句子,還以為是別的字解錯了,比如弄錯了詞性,結果原來是忽略了فيه可以是「他的嘴」這個可能性。踫到這些情況每次都要感歎一句︰「我永遠都學不好阿拉伯文了!」

讀阿拉伯文,不只要知道有甚麼字,還要知道沒有甚麼字。

對以阿拉伯文為母語的人來說,可以憑經驗和習用判斷,但學習阿拉伯文的外國人碰到這些有很多可能性的情況,就不能因熟悉而清晰,只能由清晰而熟悉。有時真的覺得像在玩推理遊戲一樣,可能這就是為甚麼覺得學阿拉伯文很痛苦但又很有趣吧。有時老師講出一個沒想到的解法,真是又氣又妙得要拍案而起。

但其實很多阿拉伯人的標準阿拉伯文都不是很好,看到他們犯文法錯誤或看書時不肯定的情況,讓人心裡得到一點安慰︰

不是因為我蠢,是因為阿拉伯文很難。

-----

* 在لم是過去式動詞否定詞lam的情況下。لم還可以是lima「為甚麼」,lamma「當……時」。

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中大港大

記得選大學的時候同學都是看學系選科,看得三大差不多,並沒有覺得讀港大就比讀中大好,對其他大學就可能會有學系雖然口碑好但基於怕大學名頭不響的疑慮而不選的情況。

又或者是中大看港大差不多,港大是看不起中大的。我因為早就選定了中大哲學,所以沒有認真考究。

不過似乎社會上看港大還是高一級的,記得在中大讀完碩士到港大讀博士的時候大提琴老師說︰「啊!為甚麼轉去港大,這樣會少點時間練琴的!」他的意思是港大更好,要求更高,要花更多時間讀書。局中人看來此說纏夾不清,簡直不知從何說起。

其實相反,港大因為有錢另請助教,研究生工作比中大少,舒服得多,後悔沒有碩士時就去。我本來因為念舊和喜歡中大校園,連博士也是先報了中大不收(碩士導師說不要三個學位都在中大讀,所以不太支持)才報港大的第二輪收生的。

不過也是去港大才開始讀阿拉伯文,那時候中大是沒有的,此事對我影響甚大,算是機緣。

***

歷史時間

大學聯招年代以前(即是說直至1990也是如此,不是遠古時代),英文中學的學生才可以考港大,中文中學的學生只能考中大,沒有中大前甚至只能去大陸或台灣。第一次聽到這件事時真的覺得很荒謬,所以我明白老一輩對港英政府較為反感。不過現在似乎正回到那個年代。

如果港大是港英餘孽,那中大就是反共分子,新亞書院不用說,由逃離中共的學者開辦,其實崇基學院也跟原在大陸的各間教會大學有淵源。

中大的中文教學和與之有關的文化傳承,在專上教育大肆擴張後仍屬罕見,甚至有朋友以為香港所有專上教育都是用英文。可惜劉遵義搞國際化之後中大跟其他大學是越來越沒有分別了。

-----

延伸閱讀︰
《令大學頭痛的中文》

胡蘭成

見有人讚胡蘭成《今生今世》寫的江南生活有韻味,終於看了。這一部分及中共初入主的情況值得一讀。他描寫自己的政治與感情就順便看看,雖文過飾非,但也可略見時代氛圍。胡的其他書,《山河歲月》、《禪是一支花》就無足觀,《山》還是套用馬克思主義,《禪》則胡的修行不特別高,不值得花時間,或許《中國文學史話》有時間會一讀。

有趣的是從《今生今世》知道胡蘭成認識梁漱溟和唐君毅,上網再查,連徐復觀也有交往。記得讀大學的時候讀中國哲學史還有讀過徐的文章。新儒家真是跟政治淵源甚深。

書中提到他如何結交/勾搭不同人物,還有後面補敘汪精衛政府特務頭子吳四寶的故事,江湖風浪,像看高陽的胡雪巖系列一樣,可以當小說看。

胡蘭成被取笑任何時候也可以加一句「這樣也是好的」,除了這句口頭禪,還有一些東西看到煩了,如「這是民間的xx」,人世「清嘉」,不是無情等等。不過以寫自己的政治人物來說是文采是少見地好了。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右派學院與左膠學生


同學你地交左學費未?
(《麥兜菠蘿油王子》劇照)

右派學院市場主導,一切都可以賣,只要有錢收就行。學生是顧客,顧客永遠是對的,只要學生投訴,就照單全收。

於是不能批評宗教,因為批評宗教,教徒會投訴。

於是不能跟學生辯論,要讓學生「獨立思考」,所謂獨立思考變成了沒有立場,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一切都是觀點與角度。因為學生被指出漏洞會不高興,學生不高興,教學評鑑就會低。

於是不能批評文化習俗,一切只是不同,沒有高下,吃人族認為吃人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強姦國認為強姦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女陰殘割是社會共識,天足會是多管閒事……因為批評別的文化,被教導了文化沒有高下的學生會嫌你武斷,會不高興,學生不高興,教學評鑑就會低。

不應該批評別的文化,但就應該批評「批評其他文化」。這根本就自我推翻,但卻是很多人的想法。

人常會對自身文化過於自豪,學習去理解其他文化本來是好事,但理解到沒有高低對錯,則屬走火入魔。這種想法常見,大概因為不用認真考察反思,一味平等看待,符合人的惰性;顯得大愛包容,則屬額外收穫;何況以和為貴,更是中國人的美德--至於孔子說「鄉愿,德之賊也」則是沒有人理的。

學生動輒投訴課堂內容不合適,這樣下去除了技術學科可以教,其他還有甚麼可以教?上課還有甚麼思辯可言?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式的「獨立思考」,最後就會變成只有利益,沒有道理,這又正正符合培育奴隸僱員的最終目的。

右派學院的產品,是左膠(左派中的文化相對主義者)。就像豬的後代是穿山甲一樣吊詭。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市儈

讀書時跟一位哲學系師姐說起學大提琴的事情,她說︰「不只是學生想找好老師,老師也想找好的學生!」當時聽到挺新鮮,還沒想過這個問題。大概也是她教學的感歎吧。

到我自己教書就體會到這個感概了,經常對著最想要考試貼士的學生,教書時也常常提起分數作為誘因,真是覺得俗氣極了。上級「指導」我時喜歡說,將心比己,你做學生時也會……可惜我做學生時實在不太關心考甚麼、如何拿高分這些問題,無法理解這種讀書方式。好吧我是個怪人。好笑的是,教師應付這樣的學生,也不過是令他們覺得得到很多幫助,但最後他們的分數比起沒有這些「幫助」是不會更高的。大概是一種「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概念吧。

可惜的是,市儈得來還要理直氣壯的學生不見得佔多數,但他們最積極表達,在照服務業來管理的教育機構中,最後整個格調就決定在他們的層次上。

2017年9月2日星期六

素食十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開始吃素,轉眼十年。

我覺得吃素對整個人的狀態都不錯,皮膚好,神清氣爽。

蛋白質方面吃多點果仁和豆類就行。蛋奶現在少吃,但為了維他命B12沒嚴戒。(下兩磚腐乳加點油略炒意粉,很香濃,不輸芝士。)

起初吃素時覺得寒,於是在早上喝朱古力時加入薑粉和肉桂粉,煮食時多下香料,留意食物寒熱,便好多了。有些人聽到吃素就想起減肥,其實初吃時不慣,怕餓,容易吃多了澱粉質,反而增肥。過程需要慢慢調校適應,去找出不會發胖又不難做到的飲食方式。無論吃肉吃素,這在物質過剩的城市都不容易。

常聽說朋友吃素失敗,就完全放棄。其實沒法不吃肉,也可以少吃,比如一天只有一餐吃,或規定哪幾天不吃,或點菜時減少比例。香港人均吃肉量是很高的[1],不要因為習慣就覺得理所當然,其實對身體不好,吃得多也不享受。就算要吃,也該讓他們死得有價值點,珍而重之。

看不到的苦難也是苦難,動物養殖場是人間地獄,不該因為道德反思使人疲累而不做,累不累是相對的,去哪裡都駕車的人也覺得走路很累,搭地鐵的人卻健步如飛,習慣了就毫無難度。

我不覺得活得累,只怕盲目。

-----

[1] 有說因為偷運到大陸所以計多了香港人的消耗量。但就一般人的飲食習慣也是比建議量大。

相關文章︰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