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挪亞荒舟

有免費票所以帶親人去了挪亞方舟。有小孩當逛公園才去,大人去實在太無聊。

網頁介紹說這是「全球首個一比一原大挪亞方舟」。希望也是最後一個。全球都沒有這樣荒謬的東西,唯獨香港才有,真是丟足了架。大概香港的官方宗教是基督教吧。

仿建方舟這樣戀物,塔利班都要笑我們偶像崇拜。

***

記得不久前王偉雄在不是辯論的辯論中說,黃大仙畢竟是迷信。三位一體、全知又後悔、地球只有五千年的基督教他也沒說迷信,天外飛來無端端就下結論說「相信黃大仙始終是迷信」,真是頭腦不清又崇洋。

當日的論題是宗教與科學,但實際上是基督教與科學。只要我們用伊斯蘭教代換基督教就可見其中的偏見。伊斯蘭教承繼舊約故事,但《古蘭經》沒講得太仔細,所以宇宙論方面伊斯蘭教沒基督教那麼多問題(如果他們不照搬基督教的話),跟社會方面相反。但因為華人將基督教與先進的歐美連結,將伊斯蘭教與落後的中東連結,所以很多人對兩者的印象態度大異,對前者仰慕,對後者鄙視。

常有人認為基督教崇高,而華人民間宗教就迷信,在這種氣氛下,於是有人講了一大段基督教的問題,也沒講出「相信耶穌是迷信」,沒有講信黃大仙有甚麼問題,就突然講出「相信黃大仙始終是迷信」。

但與宇宙論相近的伊斯蘭教對比,就幾乎沒有人會覺得伊斯蘭教更崇高。

或許很多人看事物是跟其建築物高度成正比的吧︰教堂尖頂高,所以基督教高;IFC更高,所以錢最高。

***


扯遠了,說回「全球首個一比一原大挪亞方舟」。方舟沒有甚麼人去,主要是靠酒店和團體活動。批地有沒有利益輸送呢?

參觀當天不幸下雨,所以主要看室內展覽。可惜沒下成洪水。

先去了遙遠的太陽館,總算有日心說,哥白尼可以安息了吧?

又從遙遠的太陽館回去參觀方舟本身。方舟展覽館裡面居然有真動物,不過不是一雙一對。公道地說,沒有哺乳類動物(除了人),這點比海洋公園和動植物公園優勝?當然對他們來說可能只是成本問題。

珍愛地球館則像幼稚園陳設。

***

在方舟外才跟家人說,這裡有動物塑像為甚麼沒有挪亞像?

你去迪士尼沒理由見不到米奇老鼠吧?

原來展館裡有真人扮挪亞跟小朋友玩遊戲!真是英雄所見略同。甚麼時候廟裡有人扮孫悟空跟小朋友玩遊戲,佛道民間宗教就不再是阿婆專利、「始終是迷信」了吧?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記憶宮殿


(圖片來自維基

以前總有個印象,記憶宮殿是自己幻想出來的,大概因為這個名稱令我想起畫中的魔幻宮殿。

記憶宮殿可以用來記生字,諷刺地我腦中浮現的意象卻在描繪《聖經》中令人類語言分化不能溝通的巴比塔。

其實真正的記憶宮殿,是借用熟悉的地方,將要記的東西用奇怪的意象或事件放在其中。

首先嘗試用家中空間來記生字,發現效果不錯,比不用的情況較大機會記得。在書房逆時針走一圈,記下書報踫到的生字,先幻想牆上貼了張紙,寫著ذريعة,解藉口,然後小桌上放了個煮食爐,用來記著تحريض,煽動,然後書桌右上角有人在打鬥,是مناضل,桌上有地標معالم在自殺انتحار……,最後在門口旁邊放了一個鐵門,門口如Arbeit Macht Frei那樣寫著المدينة الفاضلة烏托邦,裡面有被剝削استغل的人,生活方式صيغة很腐化انحطاط,於是有先鋒طليعة駕救護車救人,之後面向حيال書房門上撞到摺起طي。


沒有甚麼邏輯又沒有特地記那些字如何串,居然會比平時容易記得,想必是對位置、意象的記憶另有通路,是動物就有的原始本能,比文字記憶更不費力。白老鼠也要靠它走出迷宮。又或者是由於人腦本來就記下很多東西,但沒有線索,就如沒有地址一樣難以尋回。地理位置就提供了一個最符合本能的索引方式。

讀書多年也沒用上這種技巧。記得用過最奇怪的背法,是會考化學背元素表頭一部分元素方便答題目,也只是H-He-Li-Be-B,C-NOF-Ne,Na-MgAl-Si-P,S-ClAr-K-Ca這樣串成一串。

其實蠻好玩的,如上帝一樣創造世界,說有光,就有光。適合喜歡魔幻的人。

【背字典】
既有此經驗,看到有人教用記憶宮殿背字典,也願一試。始終阿拉伯文不標短元音,有些字就算憑上下文猜到意思也不會讀,仍要查字典,這點跟中文一樣麻煩。本來覺得背字典這種事情很神經病,但「自然」地查字典後記得的比率也不高,不如「人工」地背。

如果直接背了字典就不用查了,背字典累,查字典不煩嗎。努力的動機來自懶惰。

看了這本講用記憶宮殿背德文生字的書,不過書裡沒甚麼特別技巧,唯一是將德文字的組件拆開記,例如將林肯(Abraham Lincoln)加在意象中以便記住ab開頭的字。其餘基本上是這裡的內容。先為每一個字母找個地方就可以了。

為了為二十八個阿拉伯文字母每個都找個合適的宮殿,我想盡了自己記得的地方。視乎地名和可放東西的位置數量,分配給不同字母,為此特地統計了最好的阿英字典中每個字母所佔的頁數。這部字典因為經常翻閱所以我將之暱稱為肥耳先生字典。


先試驗一個較少用的字母ذ,在字典中有十二頁,是倒數第四。用鶴嘴作為宮殿,因為只記得一些地標,可用位置不算多,最多位置的家裡附近、上班路線、上學路線等等要留給多字的字母。

在記事簿上畫下簡略地圖,將生字順序放在行山路線上。背字典有一個好處就是生字依字母順序,多一個線索溯回。

【阿拉伯文專門技巧】
為了增強記憶,可以將類似讀音或串法的字加在意象之中,無論甚麼語言也可以用這個方法,例如用「俺不能死」來記ambulance。這個比較輕鬆,但沒有近音字時,可就著阿拉伯的三字根特性,用一些物品或行為來代表第二第三個字根,組合成奇怪的意象,放在記憶宮殿中,例如想像在鶴嘴的戰時建築裡,埃及演員عادل إمام「順從」地被監禁著睡覺نوم,由於這個記憶宮殿的生字都是ذ開頭,不用記,加起來ذعن三個字母的意思是順從。說起來好像很複雜,但在腦中想像此圖象比記字母容易。


演員عادل إمام

動物、鮮明的人物、明確動作都適合用來代表字母,最好每個字母先想好名詞和動詞,方便用一個字的字根組成事件。

已經懂的不用記,英文也不懂的生僻字直接跳過,結果佔了十二頁的ذ要記大概八十字,在一個記事薄對開頁的簡略地圖中順利完成,用了一個下午。肥耳字典有1300頁,即是要用100個對開頁,起碼要用100天,因為一天記不了更多。

之前用記憶宮殿記的字頗有幫助,上網越來越輕鬆,第一次用背字典這樣變態的招數,希望一了百了搞定阿拉伯文,文法、語感都可以,只差詞𢑥量了。

後記︰開始不久正好跟同學討論某字是甚麼字根,她猜是أص,我說︰「這個字母我背了,應該沒有這個字根。」被自己的豪氣感動了。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東方

朋友的朋友是黎巴嫩人,研究中國政治思想,在美國教書。她前陣子在《生命日報》寫了一篇文章講述一個「東方人」不研究自己的文化而去研究其他文化,總是被視為異類。看後非常有共鳴,剛巧見她在港大哲學系也有研討會,便去聽。完結後跟她聊了幾句,說到香港人幾乎只會研究中國和西方,對其他地方不懂也沒有興趣。

其他教授說去Senior Common Room喝東西,便跟著去。不過在那兒大家的話題是美國和香港的環境、生活等,其中一個教授說香港「is the best kept secret in the world」,看著半山海景聽幾個白人如此討論,忍不住想起薩依德在《東方主義》開篇引迪斯雷利說︰「東方是一門事業」。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我對舞的排序,應該是探戈、佛蘭明高、肚皮舞、芭蕾舞、現代舞。所以從沒去看過現代舞。

藝術節只看一場,竟然是現代舞,是為了看《春之祭》,順便看了《穆勒咖啡館》。

讀書時讀過《春之祭》,知道首演讓觀眾氣憤到離場。喜歡這種scandalous的事,也喜歡其音樂節奏。

可惜昨日的《春之祭》不夠野蠻,《穆勒咖啡館》不夠詭異。就是差一點。或者是坐得太高。

一個世紀後破格的事又成了俗套。

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香港教育田野考察(五)

【博奕長劇】

大學排名重視研究,於是教授管研究,講師助教管教學。例如中大請大量兼任講師,逐個課程簽約,朝不保夕,自然如履薄冰,深怕得罪學生,教學照顧周到越來越中學化,尤其通識科目,很多學生覺得不是他選的主修科,要修已經浪費時間,這樣的科目,越輕鬆快樂教學評鑑就越高分。

講師給學生打分時也自然往寬鬆處打,因為給高了沒人投訴,給低分則學生會上訴。上訴的話學系要做額外功夫,容易覺得是講師處理得不好。結果就是分數通貨膨脹,每人的GPA(成績平均積點)越來越高,以致B+也會有學生問為甚麼只有B+,好像很差一樣。雖然有些學校對分數分配有大概指引,但不合格並不在分數分配之中,所以自利的做法是避免讓學生不合格,以免多生枝節。

說到分數通貨膨脹,更有趣的是有些學校的科目最高級別是A+,積點4.3,所有分數加好後則以4為最高,多也減掉。於是其他人不以為意,容易以為積點4的學生從頭到尾每科都是最高評級。

社區學院不用爭排名,生態應該正常?社區學院要爭學生。

社區學院只管維持收入,易入易出,程度不到一樣畢業。除非不交功課不考試,否則讓學生不合格更被視為多事,學店最怕顧客不滿意。

現在的情況就像囚徒困境,你不賣學位,自己「損失」,你賣學位,學歷貶值。

二零零零年前後出生率低,接下來幾年中學畢業生減少,大學資助學位不減,社區學院學生數目自然下降。為了維持學生數目和收入,學院會將收生要求降得更低,並盡量收更多上不到大學的內地生。

學位膨脹分數膨脹學校照顧周到在學生看起來是好事,但最終其易得的性質會使之淪為無人重視之物,於是大學畢業生出來更覺得無法向上爬,大量沒有相應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在中東是極端主義的溫床。香港社會流動性已越來越低,專上教育反而商業化、服務業化,提供中學式教育而令學生誤會自己大學畢業前途理應一片光明。這樣年輕人的怨氣只會更高漲。

接受教育是好事,但不知學歷貶值只會失望。

-----

延伸閱讀︰
一群「價廉物美」的教學零散工--訪中大兼任講師艾力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學好一個語言要多久?

跟阿拉伯文同學常常感歎,為甚麼好像初中一下子就學好英文,學阿拉伯文學了這麼久為甚麼還是追不上英文的程度?是因為年紀大了嗎?

可是回頭一看,雖然幼稚園和小學進度緩慢,不計入學習時間也是不準確的。如果從小學開始計,到中三,是九年時間。當小學六年每一上課日有一小時英文,小學畢業是1200小時;當初中自己看書每天兩小時,是2109小時;加起來是3309小時。

從零八年入港大讀博士,同時開始讀阿拉伯文,現在也快九年了。可是港大的課程一年只有100小時,頭兩年阿老師教得也慢,我記得初學時我還在自修拉丁文;我在埃及的語言學校一個月就上100小時。三年才等於別人三個月的課時,或許跟小學英文的進度比快不了多少。三年課程300小時,之後六年當每天一小時,是2109小時,加起來是2409小時,比初中畢業時的英文還差900小時。

去年在埃及遇到所見學得最快的同學,是愛爾蘭人。她讀中東研究學士,大三要在中東一年,她選在埃及。她閱讀速度頗快,生字量也多。她明顯比別人勤力,同一大學的同學都回家了,她夏天還繼續讀,連男朋友也是埃及人。投入程度我望塵莫及。三年程度跟我八年差不多,真慚愧。

假如將程度粗分為日常生活、簡單媒體、專門研究,她照這個進度再一年應該第三層次完全沒有問題。

所以問題不是年紀大,是時間沒放夠吧。記性可能沒那麼好,不過似乎不是大問題,我記得初中時也常常查同一個生字,查完又不記得,現在也沒有差很多;那時候查字典熟練得幾乎能一揭開就找到。當然另一個問題是不像英文有大量有字幕的電視劇和電影,聽不懂只能自己參透。

所以結論是今年暑假要追400小時,如果寫完書的話。

網上買琴記(下)

前文︰網上買琴記(上)

【12月13日星期二】香港郵政來電郵說德國方面不會賠償,因為沒有損毀報告,於是再打去包裹上說明港方收到時包裝已濕爛的文件的電話,說我要投訴香港郵政明知包裝有問題不提醒我當場驗貨,是為失責,於是他們終於願意派員上門調查。上門的郵政主任強調調查過程應檢查包裝,我說你們自己有文件表明有問題,我也沒有說浸毀貨物,根本不缺證據,他寫好一概說「不肯定」、「收件人說」的文件後就走了。

【12月19日星期一】發卡銀行來電說Paypal願意退回匯率差,退回後匯率為1歐元兌8.49港幣,職員聲稱當日信用卡匯率為8.7,賠償後比一開始就用信用卡還抵。我說要考慮一下,職員說要星期五或之前回覆。

【12月23日星期五】回電給發卡銀行,詢問如果速遞公司賠償予賣家後如何退款,職員說如果貨物有問題要求退款,須另填表格,他可以將Paypal回覆及相關表格郵寄給我。

【12月30日星期五】幾天沒有出門,這天才開信箱收到表格,立刻電郵填好的表格及跟郵政索賠的文件到銀行。

【1月14日星期六】賣家來電郵表示他所收款項被扣回。

【1月16日星期一】款項被退回我的信用卡戶口。

【1月19日星期四】銀行來信通知說該柱信用卡交易已被取消。

【1月25日星期三】請賣家詢問索償結果,賣家說他問過速遞公司,他們說沒有收過香港郵政的文件。於是我請香港郵政再發,賣家亦填表向DHL要求賠償。

【2月15日星期三】速遞公司回覆賣家,賠償保險金額及速遞費。

終於索回賠償。雖然信用卡交易取消,但賣家說PayPal沒有退回他的手續費。我請他再追討,他說沒有希望,若我不願付,匯回貨款好了。PayPal實在霸道,交易取消了還照收手續費,他的手續費可不像一般銀行匯款一樣定額,是款項的5%。信用卡也蠻不負責任的,聽到有索償就整筆取消,對賣家毫無保障,雙方也要用別的方法交收款項,增加開支。

買賣真不好做。我也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