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

宗教動員


埃及朋友傳來他寫自己在穆斯林兄弟會多年經歷的文章,非常有趣,一邊看一邊想起團契和共產黨。

他高中時因為對宗教有興趣,被招攬入穆斯林兄弟會。穆斯林兄弟會對不同年齡的會員有不同的培訓內容,非常有組織。每五至八個人為一個「家庭」,每星期聚會,以圖建立極為密切的關係。聚會中,頭目會講早期穆斯林受苦受難的事跡,以期他們面對刑訊時會像故事中的早期穆斯林那樣忠誠。除了每星期的聚會,還有三天密集訓練營,二十多人生活在七百尺以內的單位,同吃同住,一起上課、祈禱、討論。每星期的聚會保持凝聚力,密集訓練營則更能提升歸屬感,組織亦會乘機考察誰有潛質擔任更重要的工作。

他待在穆斯林兄弟會十多年,最後是讀碩士時結識了穆斯林兄弟會創辦人哈桑.班納的弟弟賈邁納.班納,受後者啟發,而放棄伊斯蘭主義。哥哥哈桑是伊斯蘭主義重要人物,弟弟賈邁納卻是世俗主義知識分子,反差實在太大。而我朋友因為看了弟弟的書而脫離穆斯林兄弟會,也很有點一物治一物,斷腸草生在情花之下的味道。

七十年代起,埃及政府逐漸減少福利,以及推行私有化,為免民眾反政府,統治者開始用伊斯蘭組織籠絡群眾和打擊知識分子,加上埃及人紛紛往富有但保守的阿拉伯半島打工,帶回該地的做法,視為伊斯蘭正宗,令埃及的學界及中產的氣氛也變得保守。朋友就是在這樣的大局下長大。

突然明白香港政界為甚麼這麼喜歡打「基督徒」牌,因為號稱再世俗的基督教其實也是一個有政治功能的組織,尤其那些整個人際關係網、工餘時間都用在教會的人,他就是教會的人。如果有人支持某候選人,再在教會中推廣開去,力量非常大,教會堂口根本就是地區組織,非常方便區選工作。

政治仍是跟上帝脫不了關係。

(配圖為可解情花毒的斷腸草)

玩電話學語言

在大家都機不離手的時代,不去控制自己怎麼用電話的話實在非常浪費時間。可以嘗試用這個時間黑洞學語言。

Duolingo是靠用戶翻譯牟利的,所以免費。有網頁版和流動程式版。聽講讀寫都有照顧到,閒時玩玩不錯。可惜還沒有阿拉伯文,只能用來練練我生疏的德文,學點土耳其文,或倒過頭來用阿拉伯學英文、德文以求練習阿拉伯文,不過那自然不是那麼合用。

剛發現一個流動程式Beelinguapp,有些故事和文章,可以不同語言對照,然後有卡拉OK式聲字同步的功能,理念非常不錯。部分內容免費。有阿拉伯文。

近來看阿拉伯文小說時也會找有聲書來同時聽,發現起碼可以增加專注度和速度,因為你會不想去暫停播放,於是會跟上朗讀者的速度,不會停下來發夢。對語言學習者來說這也是不容易的,因為閱讀是耗腦力的事。當然閱讀速度比朗讀者快的話,甚至可以調高播放速度。

近來Facebook訂閱的多數是阿拉伯文內容,也可以用新聞程式或RSS整合想看新聞和網誌等,增加被動閱讀的得益。

我用「被動閱讀」這個詞,因為上網者會不斷看不同的連結,有點上癮或無意識,至於是不是有得益,還是浪費時間?對我來說是有的,不少文章都學到東西,尤其有時會覺得「這個題目需要看書嗎?」但在網上看到就不會因為興趣稍缺而自限。但前提是有足夠的能力,因為人會避開覺得難的東西,而上網就不是很幫助人專心的方式,所以對自己有難度的東西看書會比較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時候網上熱烈傳播的東西都不怎麼需要用腦。又例如我阿拉伯文不好的時候就算Facebook整版也是阿拉伯文,也會往下翻到有中英文為止,相反現在阿拉伯文閱讀能力夠,視線就不太會避開Facebook上的阿拉伯文文章。

人是懶惰的生物,但也是求新鮮的生物,如果慣了用腦,就會嫌太簡單的東西浪費時間。所以要克服自己的惰性,就要利用自己的怕悶。有點挑戰性,就不會抗拒,但又不會原地踏步。

最近換了電話,連系統語言也改成了阿拉伯文,增加接觸機會。

無聊時又試過跟語音輸入談心,發現語音輸入是非常好的發音練習器,如果你咬字不清或不準就認不出來。比跟朋友聊天更有用,因為他們不會細心糾正你。好玩的是可以隨便說話,就算周圍有其他人也聽不懂,除非他開語音翻譯。

是否比跟Siri對話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