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女木工

中學的時候學校有家政和木工,但女生只能上家政,男生只能上木工。一直很想上木工。

近來終於去報讀工聯會的木工課程。別人聽到我在學木工多會說危險,不適合女生等。不適合這個說法挺有趣,似乎潛台詞是由一般性事實判斷推論全稱應然(或慎重)判斷,由「x不適合y」推論「每個y也不應/不宜接觸x」於是得出「a不應/不宜接觸y」。不過這個事實判斷已經有問題︰

如果說是氣力問題,女人氣力不如男人,那是事實,但也不表示每個女人的氣力也不如每個男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學木工以來幾乎沒有遇上由力氣決定成敗的技能,很多看來用力的項目,如鋸木,也是找出合適節奏比較重要。我覺得學樂器遇上不夠氣力的情況更多,練琴練到渾身肌肉酸痛,大提琴老師好幾次說我不夠力叫我健身,為甚麼沒有人說學樂器不適合女生呢?

如果說危險,煮食會燙傷割傷,也很危險,為甚麼沒有人叫人不要學煮食,以免受傷呢?又沒有人說煮食很危險女生不要入廚房呢?學木工不必要,煮食很必要?不煮食的人也很多呀,新樓盤都沒有廚房。

***


由近至遠,由左至右︰
單通榫、交齒榫(燕尾榫)、平頭交齒榫、魯班鎖、小櫈子。

之前一直有留意不同木工課程,不過工聯會之外只見到文青類上一兩堂玩玩的,滿足不到我認真學的要求,所以雖然對工聯會課程的審美有點疑慮,還是報了名。十二堂,每堂兩個半小時。事實證明初班沒有問題,因為審美不甚重要,主要是循序漸進地教基本功夫,由磨刨刀磨鑿開始,做單通榫、交齒榫(燕尾榫)、平頭交齒榫、小櫈子、魯班鎖。見識到各種傳統工具非常有趣,很多字眼也很古雅,如過墨,意思是標畫切割位置。

小櫈子雖然是便宜的夾板,而且用「花旗榫」,即是釘子,但肯定是經過時間考驗的設計,我不喜歡坐沙發,覺得坐不直整個人很懶散,看書也覺得最有效率是盤膝或蹲著(可見我是中國人……)因為姿勢辛苦人比較精神和集中。記得有教授買很貴的木椅以免背痛,其實這張小櫈子很有潛質,可以坐下又不會太舒服。

發現做木工也是很用腦很仔細的活動,比如用工具的姿勢和感覺、對立體的掌握等,開始懷疑「讀不成書去學一門手藝」一說是否成立。

上工聯會課程的特點是跟勞動人民一起上課,有個做裝修的老男人上課前下課後幾次大聲說女人學甚麼木工(班上十五人,三分之一是女生),去學跳舞瑜伽就好了。

好想跟他說一句︰「阿伯,關你X事呀?」為免釀成血案忍住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