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灣仔清真寺

課後阿老師帶隊去了參觀灣仔的清真寺,教長向我們幾個學生介紹回教時好長氣,真是自投羅網,我一聽到人向我佈道便頭痛了。他不停說穆斯林才是真正追隨耶穌的人,因為他們匍匐而拜、守齋月、不吃豬肉、留鬍子。爭到耶穌又怎麼樣,基督徒會改信伊斯蘭教嗎。好想問他為甚麼穆罕默德是最後一個先知,不過完全可以預計他會怎樣答︰「之前的先知教導已被扭曲了,而穆罕默德所傳的上帝的話的原文完全保留了下來,所以不用再派其他的先知了。」他的歌喉一般,帶禮拜不好聽。在禮拜堂看到一堆戴頭巾的小女孩,真可愛,雖然叫我戴我會想死。

蘇非派才是有趣的吧。之前看突尼西亞導演Nacer Khemir的電影,他在訪談裡說,當代伊斯蘭世界最需要的就是蘇非派的元素,開放、寬容,啟發文學藝術,不以戒律、行為規範為標的。他還說阿拉伯文裡有沙漠的沙,嗯,想到阿拉伯文粗啞的口音時倒可以這樣自我安慰。

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希羅多德

希羅多德的《歷史》是一本很有趣的書,有神話故事,有權力鬥爭,有智者妙論,還有話中有話的Delphic oracle。

希羅多德一開始說,以下是他的研究結果……他特別要敍述希臘人和非希臘人發生衝突的源由。

他說︰

根據富有學識的波斯人的說法,腓尼基人是始作俑者。他們去希臘南部城市Argos經商,賣埃及和亞述的貨物,一群女子來買東西,圍在船尾,其中有Argos的公主Io,腓尼基人突然發難,把公主和一部份女子搶了,去埃及。

(而根據腓尼基人的說法,他們不是用拐的,而是公主和船長搞,搞大了不好跟父母交待,便跟腓尼基人走掉。)

波斯人又說,後來,一些希臘人--似乎是克里特人--去了腓尼基城市Tyre(位於地中海東岸,今黎巴嫩南部),把腓尼基公主Europa擄回希臘報仇。擄了一個不夠,又去Colchis(黑海東岸,今格魯吉亞地區)擄了公主Medea。Colchis王不滿,要求賠償並將公主送回,希臘人牛頭不搭馬嘴地回答︰「你擄了Io也沒賠償給我們,我們也不會賠償你的。」(因為亞洲人都算作一堆?)

波斯人還說,特洛伊的亞歷山大就是看他們擄得過癮又沒惹到甚麼麻煩,才決定要搶海倫的。

……

Croesus的祖先是如何得國的︰

Croesus的祖先Gyges,是前朝國王Candaules的貼身侍衛。Candaules對王后非常著迷,不斷在Gyges面前讚美王后的美艷。一天,Candaules說︰「我看你還是不信我的,讓我想辦法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叫你看見她全身赤裸。」在國王堅持下,Gyges如他所命晚上在寢室門外窺看王后寬衣就寢,但王后還是在他悄悄離去時發現了。她沒作聲,第二天佈置好親信,召見Gyges,給他兩個選擇︰殺掉Candaules,或被她殺掉。於是晚上Gyges又埋伏在寢室門外,等Candaules睡了便把他殺掉。

……

雅典的Solon四處遊歷,去到Lydia時去了Croesus的王宮,Croesus派人帶他盡數參觀王宮中的珍寶,然後召見Solon並問他︰「誰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滿以為Solon會答曰是他,結果Solon推許了幾位希臘公民也沒Croesus的份兒,他急了,質問Solon,他答道︰「……直到看見一個人死得好,才適宜說他快樂,否則只能說他幸運。」

……

Croesus在夢裡看見兒子Atys被鐵槍頭刺死,於是立刻給他找個妻子,又不再派他行軍或處理別的事情,並將王宮裡的武器都收起來堆在睡房裡,以免從牆上跌下來刺傷Atys。當他忙於準備Atys的婚禮時,Phrygia貴族Adrastus錯手殺了兄弟,流放在外,來到Croesus的王宮請求收留,於是便住了下來。不久,西北方有野豬肆虐,該地民眾請Croesus派王子和最勇武有力的年輕人去獵殺野豬。Croesus本不允派王子出行,但王子堅持,並說野豬無槍,夢中他又不是被獸角刺死,此行必能平安歸來。於是Croesus放行,並叫Adrastus保護他,又叫Adrastus藉此建功揚名。Adrastus本以自己為帶罪不祥之身推辭,但Croesus堅持之下就答應了。當這班年輕人找到野豬,便圍成一圈把槍擲向野豬,這時Adrastus把槍擲歪了,正中Atys。

***

在古埃及神話裡,相應於希臘Dionysus的Osiris被兄長Seth殺掉,切成十四份,埋在不同地方,Osiris的妻子Isis找回十三份,但餘下那部份已被魚吃掉--被吃掉的是生殖器。於是Isis替他做了一個金的義肢,唱歌令他復活,然後懷了Horus。

希羅多德描述埃及宗教時說︰

Osiris的節日前一天,每家每戶都犧牲一隻豬給Osiris。到節日的時候,婦女拿著高約一尺半的提線木偶繞村而行,邊行邊唱歌。那些木偶唯一可以用線操控、上下移動的地方,就是生殖器。這部份和木偶主體幾乎一樣大。

***

結尾時希羅多德突然提到Cyrus the Great說的話,本來當時講到希波戰爭完結,驟然倒退數十年,由490BC回到557-530BC,倒退數百頁,由第九卷回到第一卷,完全有時光倒流的感覺。看好的史書小說就好像投了一次胎一樣,經歷了那麼多風雲詭譎。

我這人沒有甚麼學術熱誠,史書都是當小說看的,希羅多德說了很多不可信的東西,不過他人很可愛,故事很好看。幾乎有太史公那麼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