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6日星期三

文法書

教我們阿拉伯文的老師本身是讀工程的,教字母時會說︰這個彎不要大於30度;別人問他懂不懂古埃及文他會說︰美國人才研究這些。他教我們時只靠中學的老本,只是馬馬虎虎,而標準阿拉伯文和他的埃及方言是有距離的,踫到複雜的文法規則,他也不太熟,堂上用的那本教科書又喜歡說︰現在不用理,後面再解釋。

不想每次上網查,買了本60年代出的阿拉伯文文法,作者說希望這本書對學古典阿拉伯文和現代阿拉伯文的人都有用,當兩者習慣不同時他會分別說明。這本書是舊派教科書,每一課講一點文法,列一堆生字,然後是阿英和英阿的翻譯練習。我是較喜歡這種方式的,新派的書(各種語言的也是)不做翻譯,文法只講很少,教幾句會話,總之就力求平易近人,但學一點就會停滯下來,因為幫不到你學會看書看文章,於是你會很快學會打招呼、買東西,但也就是這樣了,我又不是學來去唐餐館當侍應,這種書不太合用,但現在最容易買得到的都是這類書。除非去了當地,否則不靠課文去記生字很快就忘記。

最叫人驚艷的只有Orberg的拉丁文教本,書裡只有拉丁文,只靠語境和插圖去令人明白,寫得極巧妙。每課先是一段課文,是關於幾個羅馬人家庭的故事,然後是文法說明,然後是填充和問答。一開始不斷直接閱讀拉丁文,讓人學得很舒服,當然看了讀了大約十多課阻力點也會來的,因為累積生字很多,文法變化眼花繚亂。

翻譯有一個好處,就是確保你來回用過幾次那些生字,容易記得你擅長的語言裡它對應的字,但壞處就是阻著建立直接閱讀該種語言流暢度。但這不要緊,記得生字,流暢度還是會來的。

如果記得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