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我對舞的排序,應該是探戈、佛蘭明高、肚皮舞、芭蕾舞、現代舞。所以從沒去看過現代舞。

藝術節只看一場,竟然是現代舞,是為了看《春之祭》,順便看了《穆勒咖啡館》。

讀書時讀過《春之祭》,知道首演讓觀眾氣憤到離場。喜歡這種scandalous的事,也喜歡其音樂節奏。

可惜昨日的《春之祭》不夠野蠻,《穆勒咖啡館》不夠詭異。就是差一點。或者是坐得太高。

一個世紀後破格的事又成了俗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