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6日星期三

伊斯蘭結

在淘寶網淘了些線來玩中國結,越玩越不中國。


底下那本書是波斯文的《魯拜集》,好漂亮。

-----

[後補] 3月22日再做同一款︰


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授人以母語

上阿文課時常想起陳雲說的「在學校學的外語,甚至旅居歐美學的外語,一般只是學了正經的 (formal)、智性的 (intellectual)、低級中產階級 (lower middle-class) 的一套。非正式的、感性的、低下層和貴族的外語世界,我們只是一知半解」。(陳雲︰授子以母語

阿拉伯文的標準語和各地口語分別甚大,在街上跟人講標準語是可笑的事,可是這是各國人都明白、媒介以至文學的主要語言。我們主要學的也是這個,各種口語就要自己吸收了。這個做法的優點是能跟最多人溝通,而且標準語大致上是各種口語分化的起點,學各種口語都有一定基礎;缺點是越市井越親切越分化的語言層次我們就學得越少。

來自埃及的阿老師的標準阿拉伯文不行,埃及口語也只是平常,他說他讀英文學校(埃及有一段時間基本上是英國殖民地),只有阿拉伯文課用阿拉伯文,別的科目都是用英文的;他連蘇菲派都不知道是甚麼,就說讀的學校沒有宗教課,毫無慚愧之情。他在港出生長大的兒女都不會阿拉伯文,也不會中文,只會英文。(交換生同學說他跟人提起阿老師的兒女不會阿拉伯文,對方直接贈以loser之號。)

本來他教別的科目,自己的語言不行就算了,但現在教阿拉伯文,我們背後都不滿他尸位素餐,文法不懂,口語一般,教學方法就是逐字翻譯。文法不懂本來也可以原諒,標準阿拉伯文是另一個語言,但令人不欲觀之的是來自沙地阿拉伯的沙老師教完的東西他不太明白也不太記得,要我們反過來向他解釋,明明我們聽沙老師用阿拉伯文講課比他吃力十倍。他唯一可以教的埃及口語他也不熱衷教,美國出的教科書上有甚麼他就「朗讀」甚麼,我遷就他講埃及語混標準語,他就講英文混跟我一樣吃力的標準語。來香港幾十年,會的廣東話就只限於「鬼佬」、「快d」、數數目。

這種沒有根,不了解所在地的文化,只會「國際英文」的人,就是本地中產階級培養兒女的榜樣。

這叫做「被殖民」,識者鄙之。

2011年2月8日星期二

埃及革命

埃及示威鬧得沸沸揚揚,每天追看半島電視台聽不太明白的直播,心血來潮聯絡數年前去埃及旅行時的導遊。跟他視像聊天練習阿拉伯文,看到他的三個孩子,挺可愛的。中東人生來圓潤,長大了顯胖,小孩卻可愛。計起來,跟朋友去埃及時他已有兩個孩子了,卻跟我們說沒結婚。

去中東旅行總是有人想跟你上床,最適合冰冷寂寞的女博士了。

----

延伸閱讀︰黃蓉.滅絕師太.Derr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