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星期六

初雪

好久沒寫,這裡都快長草了。

雖然可能有損高級知識分子的形象 (咳),我覺得《來自星星的你》真的挺好看的。尤其中譯劇名在代詞前面加形容詞,肉麻幼稚得說出來都不好意思,但出世入世、有情無情的掙扎,有沒有超能力都是一樣存在的。

雖然男主角是外星人,但其原來的長生不老一切皆空,感覺像神仙多些,所以我總覺得那是要不要用仙境換人境的討論。當然佛道其實也不是真正一切皆空,所謂「仍於空中建立一切事」,空只是一觀而已。

劇中曾經說道︰「以旁觀者的心態來看地球人的一生,既寒心又空虛,但是自從考慮死亡,我明白了,沒有為死而活的人,重要的是活著的時候……」

令我想起很喜歡的一句話︰「要視死如生,方能免雖生猶死耳」(說的人也是近四百年前的人了),那本是別的意思,但我也是當事件實在的意思來解的。

三個月的限期有點老土,但起碼不是用白血病了。人生就是有個限期的,以前常笑那些用絕症的劇集電影,但確實是很實用的道具,武俠小說就用甚麼中毒、內傷的,因為多數人的真正限期都七八十了,誰想看這些人的戲,當然是想看年輕貌美的,那就只好想辦法將限期提前了,否則如何製造劇情,何況一般人的愛情根本就放不到七八十歲,那還有甚麼好拍呢。

但那個限期卻是真的,對情長的人來說一生仍然太短了。

-----

還有一些其他感想︰

一、原來「十三么」在日本韓國叫「國士無雙」,出自蕭何對韓信之評語︰「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這個叫法比「十三么」有型多了。

二、「胸中生塵」居然來自朱熹《和張彦輔初到南康之句》︰「十年不共賦陽春,正有胸中萬斛塵。失喜清詩還入手,細看佳句轉驚人。知公近覺青山好,顧我頻嗟白髮新。肯過寒齋共尊酒,向來心事請深陳。」因為不喜歡朱熹,所以覺得如果是出自佛經會更有味道,不過近來讀得多七律,對這樣的詩比以前看得順多了,以前只有極度激賞之句才有心情細看,但現在就如讀一般文章一樣。

三、圍著毛巾洗澡這樣無厘頭的場面,跟從頭到尾場景調度的認真程度格格不入,相信是想表明外星人的身體結構有所不同,那兒是不能踫水的。

四、題目是我想如果讓我改劇名的話,劇中可以挪用的字眼,不過又好像太文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