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10月14日】概念扭曲與伯利恆


今天第一課就是部長講否認大屠殺的問題。他說,將猶太大屠殺和鄂圖曼帝國的亞美尼亞大屠殺相比,就是「否認猶太大屠殺」(Holocaust denial),因為那減弱了猶太大屠殺的嚴重性和特殊性。原來別人被種族清洗就不嚴重、很平常。

他又舉例說,2004年奧地利報紙Kleine Zeitung的漫畫將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與納粹對待猶太人的方式相提並論,也是「否認猶太大屠殺」。

然後他說,The Holocaust Industry這本書,亦屬「否認猶太大屠殺」。這本書只是說美國的猶太組織借大屠殺勒索賠償,又不將賠償金交給大屠殺的生還者;以及很多人利用大屠殺來回答所有對以色列的批評。

沒見過更令人髮指的概念扭曲。


第二課講的是阿拉伯/回教國家的反猶主義。講者Israeli寫了幾十本書。講座的簡介提到︰「一般來說極端回教原教旨主義對西方世界的危險是甚麼,個別來說對猶太人的危險又是甚麼?」咦,以色列是西方世界的一部分嗎?難怪別人認為它是西方殖民主義的延續。

他一開始就說,阿拉伯人喜歡說「我們不可能anti-semitic,因為我們就是Semites」,他說這個說法不妥,因為anti-semitism一向都是特指對猶太人的歧視,不是指閃族的。嗯,既然這個字是這樣用的話,以他們對專有名詞的著重,例如Holocaust應以Shoah代替,他們為甚麼不建議用另一個字?

因為這個字對他們最有利。

如果用「反猶太教」(anti-Judaism)、「猶太教恐懼」(Judeophobia),注意力放在猶太教,當宗教反智反自由反人權……的時候,反宗教就理所當然,所以說人反猶太教沒有甚麼用。

「反以色列」、「反猶太復國主義」,也沒有貶義,當一個國家有問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反對它。

反猶(anti-semitism)呢?種族歧視卻是沒人擔得起的罪名,加上二戰的陰影,anti-semitic,就是納粹,是魔鬼。

所以他們喜歡用這個字。

然後他說,所有「國族」(nation)都有權立國,如果認為偏偏猶太人沒有這個權利的話,就是反猶。甚麼是一個「國族」?為甚麼猶太人是一個「國族」?現在還有以教立國的嗎?甚麼叫Jewish state?跟Christendom差不多嗎?你們不是自命西方、進步、民主嗎?怎麼跟伊朗的Islamic Republic這個「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字這麼像?所有「國族」都立國了嗎?還是立了國的就回過頭來叫自己做「國族」?在座的人都支持所有「國族」立國嗎?何以見得?他們支持藏獨了嗎?他們支持廣獨了嗎?他們支持魁北克獨立?車臣獨立?巴斯克獨立?……立國一定要立在這個地方嗎?

要企圖從反以色列/反猶太復國主義推到反猶,起碼還差一百萬字。

他說,回教國家的反猶主義來自︰

1. 回教傳統
2. 近代入口的基督教反猶主義
3. 阿拉伯衝突

第1點他說回教傳統比較不強迫人改信,但生活在回教國家的其他宗教的信徒只是次等居民,他又不想想,以中世紀的標準,這算很不錯了,看看中世紀歐洲的基督徒;現在以色列裡的阿拉伯人,不也是次等?

第2點他又不討論為何近代會突然入口了基督教的反猶主義?難道因為回教徒跟基督徒很親近?

第3點他絲毫不提以色列的暴行。只說他常常星期五聽清真寺講道的廣播,伊瑪目說猶太人是豬的後代,說猶太人即將操控世界。

他又說,有個笑話是這樣的︰在耶路撒冷動物園裡,狼和羊放在同一個籠裡。人們很驚訝,為甚麼狼不會把羊吃掉。管理員說,羊是每天新放進去的。他說,猶太人不加強武備,就會像籠裡那隻羊一樣。

明白。這邊廂說別人說你是豬,那邊廂說別人是狼。這邊廂說別人說你操控世界,那邊廂說別人隨時會把你撕成肉塊。

M問講者,猶太人是不是越來越反阿拉伯。他說,阿拉伯人反猶,人們容易以為猶太人也同樣反阿拉伯,事實不是這樣。有個猶太女孩說歧視阿拉伯人的話,被法庭判罰;拉姆安拉(رام الله)的反猶示威,巴勒斯坦卻不會罰。

以色列的法例根本就歧視阿拉伯人,這比甚麼反猶示威都嚴重。

第三課,耶路撒冷報的記者來講「現在以色列面對的問題」。他說,不解除巴勒斯坦人的武裝,猶太人就不會安全。猶太人不解除武裝,巴勒斯坦人又安全嗎?

他說,以色列單方面清空加沙殖民區,卻沒有向巴勒斯坦要求甚麼。建殖民區就夠過分了,撤難道很偉大?

他說,巴勒斯坦人的恐怖襲擊令猶太人恐懼和憎恨巴勒斯坦人,這是很難避免的。澳門猶太男教授居然插口說香港旅行團在菲律賓被脅持、殺傷就讓香港人很大仇恨,又解僱菲傭,相信不難理解這一點。

到底有沒有菲傭因此被解僱也很成疑問。甚麼很大仇恨?

記者又自吹自擂說以色列有不成比例地多的腦力和活力,特別強靭……

M問,為甚麼以色列自認是歐洲的一部分?

記者說,以色列人對歐洲可說是百感交集,但人都喜歡有同伴,鄰近的國家不接受我們,只好找遠一點的。

M說,不是因為這裡以歐洲猶太人的人口最多,他們認同歐洲人嗎?

M男朋友的母親是歐洲猶太人,父親是中東猶太人(以色列立國後離開伊拉克),他們結婚時女方的家人也反對。歐洲猶太人跟中東猶太人不咬弦的,更別提埃塞俄比亞來的猶太人。

擦鞋王壓軸出場,他問︰「我們可以為你們做甚麼?」XYZ,這些人做得還不夠多嗎?

有講者臨時來不了,於是三點半就回到酒店了。趕快找的士去伯利恆。逃學那天認識的的士司機不聽電話,於是到街上找。輾轉找到一架的士,上面已有乘客,但他說70個舍客勒(對!是聖經裡的舍客勒。約150港幣),還可以接受,就跳上車了。他是猶太人,不能進西岸,只能送我到檢查站。上車後他開始勸我讓他替我在檢查站的另一邊叫好的士,他說巴勒斯坦人很危險,一個女孩子去不安全,在以色列沒有問題,那邊就不是;坐的士直接去降生教堂,同一輛的士接回檢查站最好;他認識一個很好的巴勒斯坦人司機。我說不用,我自己找的士就可以。他就說他是為我好,原本在的士上的猶太女孩也插口說那邊很危險。我說我明白,沒有問題,他還繼續囉唆。於是我不耐煩地說我學阿拉伯文,不怕他們。他才不再作聲,知道他的恐嚇沒用。





很快過了進西岸的檢查站,出了檢查站就是一堆的士司機在招攬生意,他們不肯單程(我該說我會住在伯利恆就沒事),結果說了80舍客勒來回(約170港幣),其實檢查站和降生教堂(كنيسة المهد)距離不夠4公里。






降生教堂充滿了朝聖者,他們排很長很長很長的隊摸各種聖物。







另一邊有一間清真寺,叫珴默清真寺(مسجد عمر),建於1860年,紀念穆罕默德的朋友,第二任哈里發,珴默.伊本.哈塔卜。他637年來伯利恆頒佈法例保證基督徒不受迫害。


他賣的冷飲甜甜的很好喝。




她在讀大學,樣子像中學生多些。



最開心的是,今天剛好有一個音樂會,就在降生教堂旁邊的廣場上舉行。西岸的不同村子各派代表表演,有些是音樂,有些是舞蹈,氣氛很高興。台上跳舞,台下也跳舞。在這裡就可以練阿拉伯文了,他們都不太會說英文,又不會是猶太人。



由5點看到8點,的士司機跟我說甚麼檢查站那邊快沒巴士了(根本7點就沒有了),我想也差不多完了,就回檢查站。過了那邊,甚麼巴士都看不到,有人招攬合坐無牌的士,25個舍客勒(五十多港幣),就上車了。但只是坐到舊城,於是進去逛逛。



今天很多人,就是旗子上宣傳的那個「耶路撒冷騎士」活動。有些人打扮成中世紀歐洲人表演。十字軍將猶太人都趕出耶路撒冷呢,他們卻打扮成中世紀歐洲人也不打扮成中世紀中東人。今天是星期四,以猶太教休星期五、六來說就是周末了。這裡挺適合懶人的,星期五是回教休息日,星期五晚至星期六晚是猶太教休息日,星期日是基督教休息日,一個禮拜有三天有藉口休息。






走到回教區就沒甚麼人,可以舒舒服服地散步。一直走到Chain Gate(باب السلسلة),想起那天終於給我混了進聖殿山的清真寺,就很得意。

還是不擠滿遊客的舊城比較可愛。

Chain Gate(باب السلسلة)

他請我喝果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