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星期五

【10月16日】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與猶太陰謀


今天往東南走,向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馬薩達進發。

在耶路撒冷附近時,部長說︰「你們看,山上很多樹,以前沒有,都是1948年以後以色列人種的。」「都是」一詞十分令人懷疑。

不用懷疑的是以色列人用水用得很兇。水在沙漠地區的重要性用不著解釋。部長說︰「以前曾有提議說向土耳其買水,但現在兩國關係並不很好,當日如果實行此議,倚靠土耳其供水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他們重視搶西岸多於搶加沙,一部分原因也和水有關,西岸是約旦河西岸。

馬薩達在西岸地區以南不遠。路上經過西岸地區,即1967年起由以色列佔領的部分。之前曾經出場的考古學家導遊,今天又給我們帶隊。他說︰「我們現在在西岸,我這樣說不是嚇你們。」團裡那幾個基督徒就覺得他很幽默。他有甚麼資格說這番話?正是他這種右冀分子將巴勒斯坦人逼上自殺式襲擊的絕路。


馬薩達離死海不遠,山上可以遠眺死海。


為甚麼說馬薩達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要從它的歷史說起︰



羅馬帝國耶路撒冷行省總督希律王於公元前三十多年建馬薩達,政局不穩時可退守於此。(希律王的先祖是被迫改信猶太教的,故當時一些猶太人不承認他是真正的猶太人;他的職位也被視為羅馬傀儡。)公元66年,猶太人起義反抗羅馬統治。公元70年的時候,一些猶太人逃到馬薩達。73年時羅馬軍隊圍城,這些猶太人集體自殺。


黑綫之上為重組的部分。


希律王行宮的羅馬拼貼。

現在,以色列軍人完成訓練後,會到馬薩達宣誓︰「不再讓馬薩達淪陷。」很感人,但那是甚麼意思呢?不能淪陷的當然不是指馬薩達這個廢墟。仔細想想,從西岸撤退,不再統治巴勒斯坦人,算不算「讓馬薩達淪陷」?他們要從西岸劃走多少土地,才會願意罷手?換句話說,他們會撤出西岸,還是會讓西岸「撤出」他們?

以色列官方叫西岸做「猶大山地與撒馬利亞」,很有古意的,古到聖經的時候。怎麼叫一個地方,當然是政治問題。也是信仰問題。信仰問題,很多時背後其實只不過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很多時候都是資源爭奪的問題。


攻城的羅馬軍營遺址。





黃沙之中的遺蹟,不夾雜猶太復國主義的聯想,會很浪漫。可惜在我們眼前上映的佔領,和這裡的烏鴉一樣叫人心寒。

中午在死海古卷山洞國家公園的餐廳吃,不叫飲料,也要用近百港幣,但只是快餐。洗腦團的午餐預算是25個舍客勒(五十多港幣),餘數自付。

約旦


下午去發現死海古卷的地方。還以為可以到山洞裡去看,原來只能遠遠地看到洞口。現場還有些聚居地的遺蹟,居住在這裡的猶太教徒在公元六七十年時給羅馬人趕走。山洞對著死海,死海對岸就是約旦。


之後去了死海「游泳」。考古學家導遊帶我們去一個要收費的「泳灘」(約50港幣),那個「泳灘」很多遊客,情況像難民營。隨便在哪裡下水就行,又免費,去死海有必要去「有救生員的泳灘」嗎?(其實也沒看到有救生員。)

在身上塗滿死海泥漿後洗掉,確實對皮膚不錯,在此向不惜功本美容的男女推薦,去西岸的費用說不定比那些甚麼激光、原爆療程便宜。浸完死海水後可惡的Jerusalem Gold Hotel的床蝨咬痕也不那麼紅了,時機正好。

我們後來研究,導遊沒給我們門票,銀碼也不對,似乎是他跟「泳灘」人員串通,私吞了費用。告別前他說他的「猶太陰謀」(Jewish conspiracy)是讓我們推廣以色列,實際上他的「猶太陰謀」是私吞入場費。

最後他首尾呼應地說︰「看,你們今天去過西岸,也沒給石頭砸死。」我心裡說︰「對,幸好你不是極端猶太教徒。」

晚上仍回耶路撒冷。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