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10月9日】舊城教堂


今天參觀舊城的猶太區和基督教堂。




第一站是在橄欖山腳的客西馬尼園。所謂橄欖山,其實是一個山坡罷了,這些鼎鼎大名的山其實都只是附近高低不平地勢中的某個小山丘。據聖經傳說,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前一晚在客西馬尼園向天父--即是自己--禱告,也是猶大與耶穌親嘴的地方。現在擠滿了遊客。




然後我們去了園旁的傷痛教堂,又名萬國教堂(Church of Agony/Church of All Nations),是天主教的。


山上有一間抹大拉的瑪利亞教堂,是俄羅斯東正教的,那些金色的洋葱頂很有童話色彩,但我們沒去。

政治考古學家

忘了介紹我們的導遊。他是考古學家,當導遊是兼職。他每到一處都將相關聖經章節鉅細無遺地敘述一次,起碼半小時,講得又不引人入勝,是個不懂得把握重點的人。讀聖經在家裡讀就行,不用來這裡。不過他最大的問題不是這個,他最大的問題是一直說這裡自古以來就一直有猶太人居住,一直是猶太人的spiritual capital--就算政治上不是,不停重播洗腦。用歷史說政治,整整兩個星期的精彩示範,他是其中的表表者。





看完橄欖山的教堂便由Lions' Gate(باب الأسباط)進舊城,走苦路。當然,究竟耶穌釘十架時是不是真的這樣走,很難說。但這是朝聖者必走之路。現在沿路都是售賣紀念品的店子,耶穌有地方買衣服,不用赤身露體。


垂穗來自襯衣裡的猶太祈禱巾。

聖日穿著︰祈禱巾。


拉丁文說︰第5站,西門彼得(在此替耶穌)背起十字架。


哭牆檢查站






午餐就在這條巷子中解決。



據說有種病叫做「耶路撒冷綜合症」,每年約有50至200名患者,朝聖者來到耶路撒冷,由於這裡的氣氛太神聖,他們開始以為自己是先知或神,以為自己刀槍不入,以為自己預知世界末日。一部分患者本來已有精神病記錄。可見精神病風險高的人不宜來,無論給軍人嚇傻或給聖城感動到傻都不是好事。






下午去著名的聖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據說是耶穌的墓,但照聖經記載耶穌的墓在城外,這裡在羅馬時期就是巿中心,根本不可能。教堂內外都擠得水洩不通,放眼望去,有各種教派,各種戲服。裡面的人排隊摸各種聖物,點臘燭。那些臘燭像黃大仙的香一樣,一把一把地被教士清理掉。有些人帶著大把的臘燭在這裡點一下然後當聖物帶回家。




耶穌的墓室。


這間教堂主要屬於東正教會、亞美尼亞使徒教會和天主教會,是十字軍年代指派的。但希臘正教、埃及正教、埃塞俄比亞正教、敘利亞正教有一些小堂,於主教堂亦有某程度的使用權。我就誤打誤撞進了埃及正教的小堂朝了聖,但不知道那是甚麼聖物,後來才查到此堂的「聖物」就是墓牆。(小堂連著耶穌墓後方。)這樣重要的聖地,各教派自然誰也不讓誰,近至2002年也曾打架打到要進醫院治理;遠至1852年放在一樓牆外的一把梯子卻還沒拿下來,因為外牆屬於公用地方,要各教派同意才可以進行任何維修改動,包括拿走一把梯子。大門的鑰匙,也由世代定居在此的回教家族保管。

路過的亞美尼亞正教修道院。








接著去舊城外面錫安山(又是一個小山坡)上的德國本篤會的教堂。是威廉二世買下的地。據說聖母在這裡得永生。(別問我那是甚麼意思。)


然後不遠處的大衛王墓和最後晚餐的地點。大衛王墓是很沒看頭的一間小室,分開男賓和女賓,女賓那邊甚麼都沒有。最後晚餐的「餐室」現在是教堂。

滿是彈孔的城門。


之後便解散。我信步閒逛,看到一些人爬樓梯上天台,就跟著上去,看到不錯的風景。後來有幾個小女孩又叫我上去,上完卻跟我要錢。有個來自戈蘭高地的阿拉伯人指給我看房子之間的鐵絲網,說那是第一次巴勒斯坦起義(الانتفاضة الفلسطينية الأولى)時加蓋的,以免在街上走的人被屋頂上的人用石頭丟中。回教男人看見外國女人就會死纏爛打。他們喜歡說,地中海邊的人熱情。不在地中海邊的回教徒,不知道會說甚麼?真主令人熱情?其實他的樣子算不錯,不過有點矮小,哈。他說他替電訊公司修理手提電話,一天只要工作6小時,一星期工作5天。噢,這裡死於非命的機會或許比香港略高,但工作時數是大大地低。

天台的樣子。

逛得差不多了便走路回酒店,半路上看到巴士,就跳了上車,只是3、4公里的路程,也要約14港幣。這裡是歐洲價錢,大陸質素,街道不乾淨,店鋪破舊,卻甚麼都很貴。

2 則留言:

  1. 為何一間教堂會有那麼多教派,有什麼歷史緣由呢??

    回覆刪除
  2. 網上說主要的三派是十字軍年代指派的。

    導遊好長氣,無心機聽佢講。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