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星期一

2016年度回顧

不是盤點新聞,只是回顧自己。

年頭的時候寫了幾個目標,打算每年也計劃一下。

1. 阿拉伯文
目標當然是各方面的能力進步,不過可量度的目標則是拿教學證書,16年秋教了一個阿拉伯文入門課程,叫做有教學經驗,成功報讀了荷蘭研究所的阿拉伯文教學課程,雖然只有兩星期,但能用阿拉伯文跟在大學教阿拉伯文的教授導師一起上課討論,自我感覺挺良好的,起碼證明自己的程度還可以。證書暫時還沒有用,不知道一帶一路的項目甚麼時候要重金禮聘我做顧問。

2. 寫作
目標是不是為寫而寫的東西,現在已寫過半,希望2017年出版。


早兩天無聊很宅地做了個進度圖

3. 學識
想讀多點政治、經濟方面的書籍,不過下半年教學以外基本上都在寫書,沒怎麼看。

4. 仁
具體來說就是說話紆迴點正面點,好像有吧。

快到2017,這感覺很未來的年份也要來了,真可怕,再轉眼就老了。

-----

相關文章︰三十歲

2015秋、16春、16秋三學期回顧

2015年暑期教邏輯,順便旁聽聖經希伯來文,這是在中大最後兼課的學期。

去埃及回來就開始第一份全職工作,教自資學位。第一學期主要教自我管理的課程,大概一般人看哲學就是這樣的東西。另外教關於中國政治的科目,雖然跟所學毫無關係,但起碼是正經的科目,看了一堆相關的文章書籍也有進益。

幸好第二個學期就脫離了自我管理這一科,教一些文化藝術、中外思想的科目,加上中國政治和帶畢業論文,還教了一個阿拉伯文入門課程。比教寫求職信感覺好多了。

不過自資學位實在不好教,剛剛第三個學期試行了一些改革,例如在導修課要學生即場略讀指定文章的部分章節然後用程式回答問題,這是借鑒在埃及上阿拉伯文標準語的經驗(相關文章),既然學生回家不看,上課練習一下速讀也好。用程式回答加上口頭抽問,之後我再解釋。有學生投訴太難,不過起碼他們對文章多些印象。

有一次導修掛八號風球停課,因為下星期要期中考所以照原訂時間在Youtube做直播,之後將我的說明剪了出來放上課程網頁,約長十分鐘,改卷時發現有聽的學生不少,以致問別的文章內容他們也答這些內容。所以網上課程確實是有得做的吧,雖然我沒成功看完過一個課程,但對比較不願意閱讀的人來說應該很實際。

但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果我將內容都直接說明了,他們更不會自己去讀。我覺得對理工科來說通常學會概念和計算就可以了,但人文學科好像傳達了重點也不夠吧,因為整理思考的能力更重要,否則一輩子也靠別人給你整理重點嗎?

反正很多人一輩子也是跟隨別人給的重點做人,所以這不是問題?

另外這個學期講課時盡量貼近學生的動機,認真上課的人多了,講解後播一些詩作和劇作後有學生說看哭了。

不過教的東西那麼雜覺得自己像教中學多些。

-----

相關文章︰2014─15學年回顧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文本史


早幾日聽了一個講座,在梵蒂岡宗座圖書館工作的學者Andras Nemeth講循環再用的羊皮紙(palimpsest,字根palin的意思是再度,psen解磨平)。

羊皮紙價格高昂,所以當本來的文本不被重視,就會抄別的東西在上面。

聽這個講座才知道,我一直以為學拉丁文必讀的西塞羅《論共和國》,原來在中古時期後只剩零星段落,其餘部分是Angelo Mai樞機在1819年在梵蒂岡圖書館一個循環再用的羊皮紙抄本下層發現的。講者說最多在一個羊皮抄本上同時有三層文本。

聽這些故事才會想起,我們很容易弄錯甚麼年代的人看過甚麼書,首先很多年代中識字的人都不多,其次今日視為經典的古代文本也不是在其後每一個世代都可看到或被重視的。我們容易以為現在重視的文本一直也是如此,但這很多時候都不是事實,連巴哈也要等待二百年後孟德爾遜重新推廣,才被視為大師。

作品的命運也跟人一樣起起落落。

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哲學系與女博士

文學院中,哲學系應該是最少女學生的學系。不過我入學的時候已男女各半了。教授和助教則幾乎全是男人,好像有一位女助教,但我只上過男助教帶的導修。

之前在面書看到文章討論北美大學中女生修讀哲學入門及初階邏輯後因為性別偏見容易放棄的情況,使得最後很少人主修哲學。因為中大文學院入學前已選好主修,所以不會有這種情況。轉系的人很多,男女都有,但似乎多數本來就想轉。

說到系內氣氛,當時也偏向像男生群體,因為助教都是男的。氣味不投,基本上沒有參與系內圈子的活動。扮型扮壞煲煙隊酒那些不要緊,互相吹捧甚麼神甚麼神才令人難受,我比較眼高於頂,覺得很多人語文能力都不過關講甚麼哲學,還神呢,神棍就有。

至於邏輯課,因為中六七讀理科純數班,原校升讀高考的以女生為主,純數班也只是男生略多,初階邏階跟跟高考純數比毫無難度,所以不會有女生是少數、不適合的感覺。而不幸地讀學士時沒有更多邏輯課可以修,並沒有機會「放棄」。初階邏輯後的內容都是自學,關於書目問題也常請教被人說常開「不要跟女生講邏輯」之類玩笑的李天命先生,得到不少指導。做助教時就直接帶過符號邏輯的導修。

到讀碩士的時候有幾個女同學一起讀,不像早幾年幾乎只有男生,但仍是少數。之後到港大讀博士,同年哲學系總共三個博士生入學,我一女另兩男,因為不用修課沒有甚麼工作所以也沒感到有甚麼圈子黨派。同年入讀的碩士生只記得陳巧文。

寫這麼多其實是想討論女博士的「問題」,其實我不覺得影響找對象,表示好感的人讀博士前後也偶然有,我本來就不特別受歡迎,做了女博士也沒有覺得特別受冷落。擔心沒對象不如擔心沒工作吧,教授職位很少,不要像我小時候天真地以為讀博士就能做教授。要是找不到相關工作,年近三十只能賺剛畢業的學士薪水甚或更少就慘了。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青山遊記

五年一度的青山開放日,一早就約了朋友去參觀。終於到了期待已久的日子,十二點去到兆康站,已經見到等免費穿梭巴士的人龍,估計要等第二班車才能上,於是決定走路。

繞了一點路後總算去到,當然也是很多人,沒想到大家對青山這麼有興趣,除了花市和書展沒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


智障部好多玩具,環境非常不錯。


醫院歷史文物館比較多東西看,可惜太多人,很難細看。


有個地方叫懷舊閣以為是以前醫院的情況,原來是用長期記憶來做治療的地方,佈置成幾十年前的樣子。

去之前就研究了一下附近有甚麼食肆,住在該區的朋友提及妙法寺有齋堂,於是決定之後去隨喜隨喜,難得長途跋涉到屯門,應該要去多一個景點。


舊殿


新殿

妙法寺是現代式建築,舊殿裝飾畫有點泰國風格,新殿使用大量玻璃,有點像西安大雁寺旁邊的舍利塔。其實嘗試不同設計也好,不過不夠有趣,就落得有點不倫不類。齋堂規定每人一百元一個菜色,幾個人就有幾味菜,有點坑,不過特地來了就吃吧。

之後朋友說要去屯門站的V City商場看姆明一族聖誕裝飾,就一起去。逛了一會離開時路過地產,代理問要不要看盤,就去看了商場上蓋的瓏門,大堂閃到眼花,真是越來越虛華,叫做門也符合內裡一步就跨過的感覺。

就這樣,一日之內生前死後天上地下都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