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0日星期六

書展與巴斯人



昨天去書展,順便聽了丁新豹博士的講座《戰前香港的邊緣族群--葡萄牙人、猶太人、巴斯人》。題目本來還有日本人,但他說日本人太多可以講,還是留待另外一次。

講座中講了各族群的人口普查資料、遷徙路線、公職、營商情況、宗教活動、慈善捐獻、社交會所、墓葬等。有時間也要去逛逛這些墳場呢。他說猶太墳場隨時可以去,很開放。這跟猶太會堂很大對比,那會堂預約也未必有機會去,能去還要搜身。

他又提到澳門來的葡萄牙人與香港天主教會的關係,這些所謂「葡萄牙人」在澳門定居已久,早已不是純種歐洲人,血統中有印度人、馬來人、華人,還有日本人,因為日本禁天主教的時候很多天主教徒逃往澳門。想起電視劇《龍馬傳》裡信天主教的藝妓,或許她該去了澳門而不是英國。

因為對祆教的興趣,其實我最有興趣的是巴斯人 (Parsi,或譯「帕西」),不過這放在最後,因不夠時間匆匆帶過了,但他提到巴斯人本來要天葬,但在香港不夠鷹,於是離地葬。

想來其實要「留名」,最容易還是留下街道名學校名等等,像猶太商人庇理羅士,如果不是有間學校,誰知道這個名字。

講座後買了講者編的《香港歷史散步》,講中上環的古蹟歷史,內裡有一些早期外地族群的資料。他說今年還會出一本關於這個題目的著作。講座後問答時間很短,沒機會問他一組圖表的出處,於是走上前去問他,一些記者在想約訪問還是甚麼,他說到圖表來自哪本書時一個女人就高聲說︰「哎呀真佩服你,真博學,這樣的東西都知道……」是不是誇張了點,擦鞋不用擦到這樣吧。

在伊斯蘭文化協會、耆師那知覺協會及慈濟都有人來「推銷」宗教。來自深圳的穆斯林說科學可以證明真主存在,我立刻收下了那本小冊子,相信很「有趣」。我問他是不是回民,他說不是,他是漢族皈依的。他又說伊斯蘭教很強調愛人,我說︰「那異教徒為甚麼要下地獄?」

耆師那信徒說耆師那的講法最完滿、佛教的涅槃就是虛無,我說︰「佛教沒說清楚涅槃是甚麼意思。」她又說冥想是不可能專心的,唱頌才有用。他們用座地的小風琴和橫鼓伴奏唱頌。

慈濟的義工說人有罪業,要勤修道法,我還以為基督教才喜歡隨便跟人說「你有罪」。她跟同事說「感恩你」,「感恩」甚麼時候成了及物動詞?好奇怪。

買了一些筆,常常就會有人問是不是小朋友用。真可憐,好多書都是賣給小朋友「學英文」的,筆也是賣給小朋友填色的,大人只能忙著上班炒股票吧,讀書寫字都是小朋友做的。

買了一堆雜書,最後去三聯買了《死在香港》就離開。早上10時去到晚上10時,在會展逗留了足足12小時。


我只對衛斯理、白素和白老大有印象。

公主病學院?

-----

延伸閱讀︰In Hong Kong, a Once Prominent Parsi Community Faces Demise

2013年7月16日星期二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上一篇文章中,我還沒說明我寫了甚麼字。

我寫的是「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是《可蘭經》中經常出現的話,也是穆斯林常說的話。我想這句話很適合用來判別穆斯林要接受甚麼教義。

如果你常說這句話,說時多想一下自己是否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還是奉至殘忍至狹隘至歧視女人的真主之名,例如認為不信真主的人死後要被懲罰被火燒,信別的神死後要被懲罰被火燒,女人的證詞效力是男人的一半、女兒繼承的遺產是兒子的一半,等等等等。

不要一方面說《可蘭經》的規定在當時是進步的,然後又說《可蘭經》的教訓不能改變,不能順應時代進步。

2013年7月13日星期六

阿拉伯文書法筆

硬筆字比毛筆字易寫得多,又方便不用點墨洗筆。而阿拉伯文書法易上手又比西洋書法自由度大,拉丁字母基本上要寫在同一高低才好看,阿文卻可以搬上搬下,很容易砌成不同形狀圖案,所以近來喜歡寫阿文書法。

教自然是不敢教了,都是自己亂寫的,照傳統比例我寫的應該太肥了,不過我喜歡。阿拉伯人喜歡人肥字瘦,我喜歡人瘦字肥。雖然不敢教,但可以介紹一下甚麼筆好用。最傳統的做法當然是自己削,不過我還沒有這份情懷。阿文的筆要求斜頭,寫西洋書法的筆多是平頭,香港也不易找專門設計來寫阿文的筆,就看看容易買得到的筆中哪些較合用吧。





廢話少講,正式開始︰

【金屬筆嘴】


百樂牌的「平行筆」(Pilot Parallel Pen,約$50),有多種筆嘴,以上是6毫米的效果。

評語︰最喜歡這款,平行筆其實像墨水筆但筆嘴是雙面的,因為我用左手,要反手才能用傳統的下筆角度寫,雙面筆嘴反手也可以寫得很流暢。

詳情可看︰



金星圖片

金星牌阿拉伯文書法筆,5毫米斜嘴,可能停產了,我買時只是13元人民幣,現在金星沒賣,其他店買幾十甚至幾百也有。


評語︰出墨不是十分順暢,但有乾澀老舊的效果。

【纖維筆嘴】


斑馬牌油性標記筆 (Zebra Hi-Mckee,約$7.5),雙頭,一邊是6毫米斜嘴,一邊是2毫米。以上用6毫米斜嘴。

評語︰筆嘴較乾身,寫時不夠流暢。油性筆的缺點是很臭,看見有多色套裝幾乎想買,還好沒買,否則沒寫完就薰死了。

-------


施德樓的「雙書法」筆 (Staedtler Calligraph Duo,約$20),一邊是3.5毫米平頭筆嘴,另一邊是2毫米平頭筆嘴。以上字體用3.5毫米筆嘴,標記用2毫米筆嘴。

評語︰也是筆嘴較乾身,出墨不夠流暢。

-------


施德樓的「火星畫」筆 (Staedtler Mars Graphic Duo,約$20),粗的一邊像科學毛筆,是軟身的漸幼筆嘴,另一邊是大約1毫米的一般纖維筆嘴。以上用粗的一邊寫,用幼的一邊描點上尖角。

評語︰軟身可以控制墨色深淺,但不太適合寫阿拉伯文,因為較難寫出起筆和收筆,推不到墨就化掉。

-------


施德樓的諾里斯俱樂部320雙頭筆 (Staedtler Noris Club 320 Fibre-tip Pen with 2 Tips,一盒12色$27),筆嘴是圓錐形的,斜寫約3毫米,另一邊約1毫米。以上字體用3毫米筆嘴,標記用1毫米筆嘴。這個太少女feel了,希望沒有影響大家的胃口。

評語︰在文具店裡試時驚為天人,圓錐形嘴可以當斜嘴用,左手不用反手也能寫阿文的起筆,但買回來寫時化得較快,尖角有點難寫,可能找到較不吸墨的紙就很好用了。

-------

以上五種筆來個合照︰



由上至下︰斑馬牌油性標記筆、百樂牌「平行筆」;施德樓「雙書法」筆、「火星畫」筆、諾里斯俱樂部320雙頭筆

【推薦用筆】

百樂牌的「平行筆」(圖中第二款) 很好用,出墨很快,但用墨也很快,最粗的6毫米筆嘴,寫一小時就用完一支墨。中南文具有一盒6支墨色和一盒12支多色的替換墨,也不算貴,折合不到二元一支。我買了針筒打算將墨水筆的墨水放進墨芯裡重用,看網上的說法,應該是沒問題的。

施德樓的「雙書法」(圖中第三款) 也不錯,但不肯定能否換墨。

兩者都是平頭,有衝動想將施德樓的纖維筆頭修成斜的。

【後記】
1. 中南文具有斜嘴的水性硬頭筆,有幾種粗幼,最適合寫阿文,不過最粗的好像也只是5mm,寫起來不夠爽。

2. 改變用途的東西便宜好多,一排多色的水筆,若是以年青人為銷售目標,隨時10元一支,但施德樓的12支雙頭纖維嘴筆,因為原意是給小孩畫畫填色的,只是27元,即是一支只需要2.25元。針筒如果是當文具賣,起碼10元一支,但在藥房買,只是3.5元。

3. 不一定要買筆,兩支普通筆用橡筋綁在一起就可以寫書法。


-----

相關文章︰阿拉伯文書法筆終極答案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伊斯蘭圖案小盒

一向很自閉地喜歡整齊重覆的東西,例如伊斯蘭幾何圖案、中國結。

買了Eric Broug《Islamic Geometric Patterns》一段時間,也只畫過一次書中圖案,因為圓規年月已久,鬆了不好用,一直沒去買新的,怕買完三分鐘熱度又添一樣東西。

昨天終於買了新圓規,就立刻動手了,剛好發現練完阿拉伯文書法的廢紙摺成盒子也很好看,就想到將伊斯蘭圖案畫在紙上再摺成盒子。

當然是先摺了盒子知道圖案會出現在哪裡再開始畫︰



完成︰



盒子摺法來自指南針出版的《禮之摺紙》,這個摺法超實用方便,我很多文具雜物都是靠它解決的。簡單快捷,不用黏貼,想要甚麼大小就甚麼大小,買都沒這麼合用。文件、月曆、包裝紙,隨手一摺就重獲新生了。


-----

相關文章︰伊斯蘭結伊斯蘭結 (2)

Erig Broug的伊斯蘭幾何入門

2013年7月9日星期二

不浪漫的「浪漫」詞源考證

有人問起,查了一下,也頗有趣,在此記下。

「浪漫」一詞古代是有的,但意思是隨意到處遊蕩。

北宋蘇軾《與孟震同遊常州僧舍》
年來轉覺此生浮。又作三吳浪漫遊。
忽見東平孟君子,夢中相對說黃州。

北宋曾鞏《送鄭秀才》
鄭生雙瞳光欲溢,我意海月藏其中。
齒清髮紺心獨老,秋崖直聳千年松。
來趨學宮業文字,進退佩玉何玲瓏。
一朝束書別我去,馬蹄脫若風中蓬。
當今文人密如櫛,子勿浪漫西與東。
處身不可不擇處,一跳萬里無還踪。

南宋張鎡《過湖至郭氏庵》
山色棱層出,荷花浪漫開。只如平日看,自喜此時來。
楊柳侵船影,蜻蜓傍酒杯。僧廬須過夜,城禁莫催回。

到日本明治時期夏目漱石用「浪漫主義」來音譯「Romanticism」,再傳來中國。

「Romanticism」及「romantic」則來自「romance」,即「羅曼史」,指中世紀用羅曼語系的口語而不是拉丁文寫的騎士故事,後來演變為有情愛、冒險的意思。

參考資料︰
日文維基百科︰浪漫主義
網上字源學︰roman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