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言語無味

時差關係,六點就起床,怕甚麼都沒開,慢條斯理八點才出門,吃了個豐盛的早餐,美中不足是果汁居然加糖。別的食客真的好浪費,叫了一桌,吃了一點,明明整體窮得響釘鐺,真是想不通。

在書報攤看書,想買卻等不到檔主出現。見旁邊的都會戲院人不多,鼓起勇氣買票進場,隨便選了一齣《被迫潛逃》,是一味颷車的警匪片。市中心的電影院都歷史悠久,裝修也舊得難以想像。投影器還偏色。但電影院本身卻在電影中出現,這樣搞笑的事似乎補足了所有不足。出來終於見到檔主不知道有沒有十歲的兒子,連幾本書的總價都算不出卻來看檔。

之後去了買電話卡,雖然不算必要,但為了鼓勵自己努力跟當地人聊天,就買了,原來上網不比單單通話貴多少,卡是50鎊(約20港幣),之後每次入錢是32鎊(約15港幣),整個旅程總共充了兩次,總共只是用了50港幣,早知去年不要只買通話卡。不過手續辦了很久,可能埃及政府已經查了我家宅,才容許我買。

之後去幾個鋪位之隔的知識出版社書店,買了一大疊書,也不用二百港元。

回旅館小憩,黃昏再出去找東西吃。這次又有仙人掌吃了,好開心。逛了一會拿不定主意晚餐吃甚麼,最終選了一間沒到過的店吃茄豆飯,店以阿凡提命名,不過在這裡叫古哈(在埃及話突厥尊稱「阿凡提/effendi」演變成聽不到請重覆的意思,實在有趣),飯不好吃,還是阿布.拖力好吃。就是嘛,阿凡提做飯不毒死你算走運了。

同檯的人很熱心幫我練習阿拉伯文,就跟去旁邊的咖啡座喝東西聊了一會,不過一邊談話一邊忍不住想,怪不得總是找不到人練阿文,試想像你學一個語言總是遇著保守派基督徒,那也夠痛苦的,阿拉伯文就是大概這樣的情況,三句不夠又說真主叫我們做甚麼,真是煩死了,他又說了n次懂中文又懂阿拉伯文的人做導遊能賺十萬埃及鎊一個月,那又怎樣呢,四萬多港幣在埃及可能是神蹟,在香港卻不算甚麼。

遇著的人多數言語無味又蠢又大男人,想找個有程度的人聊天真是難於登天,只好乖乖交學費跟老師聊。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