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內化

最後一天晚上去車房咖啡室跟店長道別,他正忙著,介紹我跟他的女朋友化妝師聊天。她的樣子很摩登,思想卻相反。

我說在開羅市中心穿個短袖都不敢,那些人死死地盯著你看,又多非禮事件。我說那是大男人主義,認為女人穿得少點就活該被搞。她就說︰「那是市中心的習慣和傳統,在新開羅、在海灘渡假區就不怕。那不是錯的,是習慣和傳統,你討論文化問題應該懂這一點。從來沒有人迫我怎樣穿衣的,都是我自己選擇合適的打扮。」


開羅市中心

嘩我跟男人說起都沒有這種回應,女權的敵人真是女人。市中心是歐洲建築又不是清真寺區,那去侯賽因清真寺附近豈不是要蒙面?

我說埃及的男人無論多老多醜,都認為外國女人會跟他上床,她就說那不是埃及人自己想出來的,是歐洲女人真的是這樣。

這到底是甚麼人?

我說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都是大男人主義,他們就說大男人主義只存在於社會層面,不是宗教的問題。

到底他們有沒有讀過《聖經》和《古蘭經》?

他們都是基督徒,說起特朗普太太和女兒去梵帝岡要戴頭紗,他們就說那是尊重宗教傳統。

甚麼都說是傳統,傳統就有道理,傳統就不能改變的嗎?傳統不是人建立起來的嗎?傳統用活人獻祭就要繼續用活人獻祭?

世間上我最想不明白的問題,就是為甚麼女人如此犯賤。

-----

延伸閱讀︰聯合國婦女署的《國際男性與性別平等調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