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宗教力量

這天開始埃及話轉第二個老師,她說她四十九歲但老態龍鐘,走路都慢吞吞的,說話節奏好慢又夾雜英文,這對初級學生好,對我可是多餘了。不過她很喜歡跟我討論宗教、文化問題,討論《古蘭經》她說她也有疑問,但覺得沒有造物主解釋不到世界從何而來,唉說有造物主並沒有解釋到世界從何而來呀。這樣就信教的話,不如信飛天意粉怪

我們討論了不同時期電影的社會狀況和電視劇反映的倫理觀,她推介我看的其中一齣電影是《有人在我們家》,故事講述埃及英殖時期行刺的學生逃獄,在同學家中躲避,本來可以逃往法國,但決定留下,最後炸火藥庫時被殺。他離開同學家時正值齋月晨禮的叫拜,這段實在很感人,非常有宗教情懷,但我每次感受到伊斯蘭教的感染力時都浮起憂慮,因為保守派可以利用這股力量延續過時的習俗,恐怖分子又可以利用這股力量叫人自爆。

上課讀小說法跟教授提起這一點,他可算知識分子中少有對伊斯蘭教還是很虔誠的人,他說提倡暴力的就不是伊斯蘭教,穆罕默德在聖訓中叫人怎樣怎樣……,可是伊斯蘭教就是靠打仗起家的,開頭可說被迫,後來已是食髓知味了,恐怖主義不是主流,但有眾多容易利用的經書內容就夠了。他的說法實在回應不了我的憂慮。


到在烏德琴之家上完最後一次樂器課離開時,正值昏禮的時間,經過愛茲哈爾清真寺,叫拜聲非常好聽,抬頭看尖塔的輪廓很美,令我很不捨得開羅,低頭看卻四處都是垃圾,地面又濕又爛。忍不住想,這裡的人解決不到現世的問題,卻妄想自己解決了後世。


抑或是有後世天堂,就不介意現世如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