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7月28日】彼岸

旅舍本來說有四十埃及鎊的西岸團,但到早上八點該出發時才通知說只有我一人參加所以取消,早知自己六點出門涼快多了。

這裡天氣超級熱,真實的地名是「淥熟」。熱得沒甚麼胃口,就買一公升的汽水加一升半的水,輪著喝,午餐的時間也省下。


搭一鎊的小輪過海(不明白為何開羅沒小輪,多方便又舒服),司機就來招生意,講價後同意九十鎊包車一天去六個地方。他一副怨婦相一直說太少怎樣怎樣,煩死了,我說這裡物價便宜,生活不難,我可不覺得內疚,別的地方人工看似高,但物價更高,生活其實更難。

***

在古埃及,東岸是人間,西岸是冥界,因為那是日落之地。

但我來到冥界,等級仍從人間,先去帝王谷。

沒想好要看哪個,門口守衛說八號十一號十四號就照去了,好像有上次去過有沒去過的。


八號墓主是第十九王朝的麥倫普塔,時維公元前十三世紀。在墓中首次看到實物明說「荷魯斯歐西里斯之子」的銘刻,想到埃及話特別喜歡用類近阿拉伯文的形容詞縮小變化fo3aiyal,一有機會就變,應該是本來有的音組,神名莫非讀Osaiyar?查下哥普特文才行。

十四號墓主有兩位,第十九王朝的末任法老塔沃斯塔王后和第二十王朝的首任法老塞特納赫特,當時剛進入公元前十二世紀。為甚麼兩人會用同一個墓呢?他們並不是夫婦或親人,可能塞特納赫特是個變態吧。

十一號墓主是塞特納赫特的兒子拉姆西斯三世

守衞問我結婚沒有,我說結了,他問你丈夫是不是一起來埃及,我說沒有,他問為甚麼,我說我們那兒的女人很獨立,不是天天跟著丈夫的,他說這裡丈夫不跟著就會怕妻子亂搞。他們到底活在甚麼年代。

接著去貴族墓,看了五十五號拉姆斯五十六號奧沙轄五十七號砍轄三個墓。拉姆斯是阿肯納頓時期的大官,其墓也有太陽崇拜的意味,頗有特色。

看完在陰涼處坐下休息一下,守墓的兩人搭訕,一個問我有沒有小孩,我說你們煩不煩,一見面就問人結了婚沒有、幾歲、有沒有小孩(可命名為「阿拉伯三問」),跟問人身家有幾錢有甚麼分別。他說所以他沒問結了婚沒有。但問有沒有小孩還不是同一套問題。

跟著走路去對面的拉姆西斯二世神廟,主要是重建的但規模也不算小。


可憐拉姆西斯二世這樣東歪西倒五體不全的,但總算有人記得,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然後去女王谷,看了四十四、五十二、五十五號墓。女王谷不是只是女王,也有王子。

五十五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大兒子阿蒙荷爾黑舒夫,他本是王位繼承人,不過死得太早。四十四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四兒子砍華實。五十二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妻子提蒂

簡單來說就是看望了拉姆西斯三世的妻兒。

附近的工匠墓才驚喜,顏色特別鮮明,不知是因為匠人懂行將最耐用的顏料留給自己,還是因為無人盜墓破壞;圖像新穎,更勝於帝王墓,雖然文字是寫的而不是刻的。

然後去哈布村神廟,主要是拉姆西斯三世所建,好大好壯觀,有卡納克或樂蜀神廟的規模,但不知為何較少人提及。


字刻得好工整好舒服。

好可愛的生命之符。


最後去薩提一世神廟,他是第十九王朝的法老王。


在神廟裡找到天花板上始建者薩提一世和完成者拉姆西斯二世兩人的名字並列,覺得自己好叻,哈哈。守衛見我喃喃唸讀牆上文字,都叫我博士而不是女士,算他們識貨--事實當然是他們喜歡誇飾擦鞋,跟誰都叫奧斯曼時期的尊貴頭銜「帕夏」是一樣的。

最後從彼岸回到彼岸的彼岸。

***

因為來時坐一晚火車太辛苦了,就想買一百二十美金的臥鋪專車,誰知傍晚去火車站問已滿座,只好坐巴士。我覺得自己是痴線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