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5日星期二

【6月17日】貓廟

睡到自然醒,也只是八點多,一次過吃了早午餐的份量,因為齋月沒午飯吃,然後出門往開羅東北面八十公里的扎加齊克。在開羅特別體驗到地理位置的重要性,開羅作為現代埃及的首都,位於尼羅河谷的結尾,三角洲的起點,向南向北走都十分方便,又例如初遊舊開羅不明白何以離開尼羅河在東面,翻歷史書才知道其實是尼羅河道向西移了,舊城就漸漸沒落。城市的起落,常是人跟水走。

市中心主要地標拖那亞.哈爾布廣場上拖那亞.哈爾布廣場的塑像向陸地,而不是向西對著尼羅河,我覺得這樣風水不好,應當看著河,這樣象徵更活躍開放的精神,而不是向著陸地內向自閉。

坐的士到開羅北面的阿缽小巴站,十鎊就可以去到扎加齊克,不過要再找車到貓神巴斯提城,去時當地人帶我坐巴士,回程時警察叫我坐的士,只是去車站也是十鎊。

遺址內只有殘碑亂石,旁邊的博物館還未完工。不過亂石也很大塊,可以想像原來神廟的規模有多懾人。不過星期五四方八面有不同的清真寺廣播,弄得人好像精神分裂幻聽一樣。

遺址有遺址的樂趣,可以尋寶一般找遺跡上的銘文來讀,雖然幾乎都是拉姆西斯二世的名字。如果做考古就是這樣吧,在開羅遇過一些古埃及學家,在埃及二十年,住在樂蜀之類,生活真的全是考古,真偉大,我還是欣賞好了。


遺址平面圖,範圍頗大


廣場上精選了一些殘碑斷石來展示



這裡原葬滿貓木乃伊


羅馬時期水井


四處立像,結果四處斷頭


未建好的博物館

一直有個警察監察著我,走時其他警察抱怨說我看得特別久,我心想今日除了我這種死忠的粉絲你們還有甚麼遊客,隔不久就爆炸墜機的誰敢來,又不是巴黎別人本來就怕你們落後危險了,還嫌三嫌四。雖然這次其實感覺比去年好,因為各方面都更熟悉,旅舍也在更旺的位置,多夜也不怕靜,而旅舍本身氣氛也更舒服,職員也更跟國際「接軌」;街上人的眼光主要是好奇八卦,有點多管閒事其實也樂於助人。

當然對著他們只是笑笑裝聽不懂。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