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星期六

語言遊戲

維根斯坦在《哲學研究》中認為語言是個有特定規則的遊戲,多於如他早期的《邏輯哲學論》所言,描繪、反映現實世界的形態。他舉的例說有個人要起樓,對助手叫「板」、「柱」、「樑」……他就會拿過來,可以想像這就是一個完整的原始語言。就像在新年時小孩對長輩說︰「恭喜發財」,對方就會拿出紅色的紙包,跟對方有沒有發財無甚關係。

學阿拉伯文的過程更是強烈地感到這一點。

學問候、客套話、祝賀語時,常常尷尬在知道意思,但不記得正確的答話是甚麼,因為都是頗類似的話,不太好記,但你不能亂用答甲句的話來答乙句。這時最感到語言是個遊戲,「哎我又忘了下一步怎麼玩」,只能靦腆地笑和說謝謝。

最討厭遊戲失分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