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埃及實用資訊

【簽證】
特區護照免簽三個月;英國國民海外護照落地簽證一個月,在機場付款,25美金。

【安全】
對我來說,交通意外和性罪行才是每天都要擔心的事,一個月裡我在現場的交通意外就有兩宗,親身遇到的鹹豬手兩宗以上,我在香港一輩子都沒這麼多。與其擔心恐怖襲擊不如擔心被車撞死。

【食物】
生果極鮮甜!果汁極天然!而且吃素食可說比香港容易,因為很多賣茄豆飯的店,一餐可以十元內解決,茄豆飯是平民食品,不會像香港很多時候素食比有肉的還貴。茄豆飯是純素,不用擔心有動物成分。但齋月日間沒有餐廳營業,在街上吃喝別人會用奇異的眼光看你,很不方便。

【住宿】
旅舍沒廁所的一百以下一晚,長時間逗留開羅可在開羅克雷格列表找人分租房間,大概千多鎊一個月就可以。

如果這裡不是如此男女不平等,我儲夠錢在香港付首期不如拿著錢來退休算了。

【交通】
過馬路基本上沒交通燈,只能靠司機停車,挺可怕。的士會拒載和不肯用咪錶,常要講價,頗煩,但在開羅市中心附近最多是二十鎊。地鐵去哪裡也是一鎊,小巴兩鎊;樂蜀的小巴是七毫半。火車票頭等座二等座數十至百多,北方往來樂蜀、阿斯旺的座位不賣給外國人,可上網買或找人代買或上車補票,同樣路線長途巴士更便宜,不過可能塞車。

【金錢】
埃及消費應該是伊斯蘭國家中最便宜的,尤其匯價在革命後不斷下跌,現在跟港元差不多。但入場費是專坑外國人的(埃及人的價錢不一樣),不算便宜,幸好我用語言學校的學生證多數能買到學生票。不過老實說當神廟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我覺得我是賺了的。

但麻煩的一件事是他們不喜歡找錢,所以一定要盡量留下小額紙幣硬幣,我試過搭的士搭了15元,付50元司機也在四處問人找換問了十分鐘。

一個月的開支(港幣/埃及鎊)︰
機  票︰$7,533
住  宿︰$2,180
長途交通︰$552
學  費︰$2,340
門  票︰$1,060
買  書︰$2,777
手信工藝︰$1,809
日常開支︰$1,567
-------------------
總  計︰$19,818

【語言】
用英文可以生存,埃及曾被英國管治,英文頗為普及。當然懂阿拉伯文更好。

【課程】
這次只上了埃及話沒上標準阿拉伯文,因為覺得口語上課學比較有幫助,標準語則可以自己看書學。老師都教得不錯,不過由於埃及話課程不理你標準語的程度,所以有些地方會重複或太慢,不過同一班有幾個學生快慢總有不合適的地方,這也沒有辦法。

班上同學的主業好像是開派對和吸水煙,上課不是完全清醒專注,有時真想一巴掌打醒他們。唯有想專注能力也是天生的,他們也不想這麼爛泥。這間學校跟很多歐美大學合作,所以其證書應該有認受性。當然自己找老師的話可以更便宜,因為埃及的人工很低,不過也不知道去哪裡找懂教語言的埃及人--懂教的一定要靠西方訓練,西方訓練過的不會那麼便宜。

現在的埃及

【7月29日】歸途

買巴士車票時說八小時到,結果晚上十時半坐到早上十時多,幾乎十二小時才到。回到之前住的旅舍已早上十一點,累得甚麼都不想做。波蘭男孩帶我去買封箱膠紙,順便吃了個茄豆飯當午餐,就回旅舍收拾東西。

兩點半出發去機場,雖然是六時四十分的飛機,但早上塞車塞到我怕了,有早無遲才好。的士上播的是阿母.嘉沁的曲子,太適合這個時刻。

個多小時到機場,經過無數次檢查,關員要我割開箱子,語帶懷疑地問︰「都是書?」

助手邊用鎖匙割開一角,我邊說(阿拉伯文從沒這麼流利過)︰

「不可能嗎?沒有人愛阿拉伯文嗎?我學阿拉伯文專誠來買書,我是博士(他們挺著迷於學歷的),來自香港不是大陸……(下刪五百字)……」他才算了,又叫我要跟阿拉伯文教師結婚。

去到航空公司櫃位,行李竟然真的超重了,書有二十五公斤,衣服、紀念品十四公斤,比限額三十公斤多了九公斤,職員說要付3650埃及鎊。我說我重組一下,他說只拿七公斤出來,我以為他的意思是剩下的無論如何要付。立刻狼狽地翻箱倒櫃拿了些紀念品出來,剛好大概七公斤,剩下三十二公斤,然後他就給我機票護照了,好險。

飛到杜拜,轉機要等九小時,也幸好行李超重拿了手信出來,我在一排座位後面的地板鋪上開羅買的枱布和布畫,用背囊當枕頭就成功睡了一晚。在旅舍執拾時千方百計將東西都塞了進拖喼,想轉機時輕輕鬆鬆再買點甜食,但行李超重拿著幾公斤,前幾天又舟車勞頓剩下半條命,就算了。

到上機時職員掃描登機證後叫我等一等,我還以為我被歸類為恐怖分子了,原來竟然被升級到商務客位。據早兩日電郵收到的升級價錢,我賺了八百美金。事後研究應該是因為單人又入了會,雖然沒有里程,但暑假多人不夠位,就升級我們這種人了。

通宵巴士、機場露宿,之後是商務客位,不啻地獄天堂。

十小時的飛機能平躺下來睡覺實在太好了,第一次想做有錢人。可顧不得碳足印更多。難得吃有頭盤主菜的飛機餐--不過商務菜單的主菜沒有素食,他們仍是拿回我預訂的經濟倉飛機餐主菜,有錢人不吃素嗎--可惜無福消受,瘋玩完開始病,只吃了很少也立刻去吐了出來。剩下的時間就靠高清大屏幕上的《The Big Bang Theory》第八季頭十三集渡過。

總算全身而退回到香港。

【7月28日】彼岸

旅舍本來說有四十埃及鎊的西岸團,但到早上八點該出發時才通知說只有我一人參加所以取消,早知自己六點出門涼快多了。

這裡天氣超級熱,真實的地名是「淥熟」。熱得沒甚麼胃口,就買一公升的汽水加一升半的水,輪著喝,午餐的時間也省下。


搭一鎊的小輪過海(不明白為何開羅沒小輪,多方便又舒服),司機就來招生意,講價後同意九十鎊包車一天去六個地方。他一副怨婦相一直說太少怎樣怎樣,煩死了,我說這裡物價便宜,生活不難,我可不覺得內疚,別的地方人工看似高,但物價更高,生活其實更難。

***

在古埃及,東岸是人間,西岸是冥界,因為那是日落之地。

但我來到冥界,等級仍從人間,先去帝王谷。

沒想好要看哪個,門口守衛說八號十一號十四號就照去了,好像有上次去過有沒去過的。


八號墓主是第十九王朝的麥倫普塔,時維公元前十三世紀。在墓中首次看到實物明說「荷魯斯歐西里斯之子」的銘刻,想到埃及話特別喜歡用類近阿拉伯文的形容詞縮小變化fo3aiyal,一有機會就變,應該是本來有的音組,神名莫非讀Osaiyar?查下哥普特文才行。

十四號墓主有兩位,第十九王朝的末任法老塔沃斯塔王后和第二十王朝的首任法老塞特納赫特,當時剛進入公元前十二世紀。為甚麼兩人會用同一個墓呢?他們並不是夫婦或親人,可能塞特納赫特是個變態吧。

十一號墓主是塞特納赫特的兒子拉姆西斯三世

守衞問我結婚沒有,我說結了,他問你丈夫是不是一起來埃及,我說沒有,他問為甚麼,我說我們那兒的女人很獨立,不是天天跟著丈夫的,他說這裡丈夫不跟著就會怕妻子亂搞。他們到底活在甚麼年代。

接著去貴族墓,看了五十五號拉姆斯五十六號奧沙轄五十七號砍轄三個墓。拉姆斯是阿肯納頓時期的大官,其墓也有太陽崇拜的意味,頗有特色。

看完在陰涼處坐下休息一下,守墓的兩人搭訕,一個問我有沒有小孩,我說你們煩不煩,一見面就問人結了婚沒有、幾歲、有沒有小孩(可命名為「阿拉伯三問」),跟問人身家有幾錢有甚麼分別。他說所以他沒問結了婚沒有。但問有沒有小孩還不是同一套問題。

跟著走路去對面的拉姆西斯二世神廟,主要是重建的但規模也不算小。


可憐拉姆西斯二世這樣東歪西倒五體不全的,但總算有人記得,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然後去女王谷,看了四十四、五十二、五十五號墓。女王谷不是只是女王,也有王子。

五十五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大兒子阿蒙荷爾黑舒夫,他本是王位繼承人,不過死得太早。四十四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四兒子砍華實。五十二號墓主是拉姆西斯三世的妻子提蒂

簡單來說就是看望了拉姆西斯三世的妻兒。

附近的工匠墓才驚喜,顏色特別鮮明,不知是因為匠人懂行將最耐用的顏料留給自己,還是因為無人盜墓破壞;圖像新穎,更勝於帝王墓,雖然文字是寫的而不是刻的。

然後去哈布村神廟,主要是拉姆西斯三世所建,好大好壯觀,有卡納克或樂蜀神廟的規模,但不知為何較少人提及。


字刻得好工整好舒服。

好可愛的生命之符。


最後去薩提一世神廟,他是第十九王朝的法老王。


在神廟裡找到天花板上始建者薩提一世和完成者拉姆西斯二世兩人的名字並列,覺得自己好叻,哈哈。守衛見我喃喃唸讀牆上文字,都叫我博士而不是女士,算他們識貨--事實當然是他們喜歡誇飾擦鞋,跟誰都叫奧斯曼時期的尊貴頭銜「帕夏」是一樣的。

最後從彼岸回到彼岸的彼岸。

***

因為來時坐一晚火車太辛苦了,就想買一百二十美金的臥鋪專車,誰知傍晚去火車站問已滿座,只好坐巴士。我覺得自己是痴線的。

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7月27日】此岸

火車上看日出

從亞歷山大港南下往上埃及,時間也由托勒密上溯古埃及。

一到樂蜀先去旅舍放下東西,還是西方人懂行,只需五十埃及鎊一晚,但有我在埃及住了一個月三間旅舍都沒遇到過的有水壓花灑,之前每間的花灑都是流水,不是噴水的。

從鎮上向尼羅河走,樂蜀神廟忽然就出現了。這種震撼是搭旅遊巴來感受不到的。

先去卡納克神廟,沿著尼羅河北行,路過樂蜀博物館,記起當年晚上回船。

神廟內的清真寺

到達時大概中午,舊地重遊,但今次熱死,有四十幾度吧,上次是二月冬天舒服多了。計劃在東岸一日,所以用四小時慢慢看,坐在陰影處慢慢讀牆上刻字。可惜近一兩年無時間讀古埃及文,但靠還記得的一點,也能看懂很多,因為經常出現的獻祭文內容都大同小異。只是帝王的名字不太記得,因為比如拉姆西斯二世,古埃及文不是寫二世,而是有另一個名分辨是第幾世的,該印一份名錄對照。


好像接通了外星一樣。


太陽為甚麼會有一點的呢?

帝王權傾一生,終究還想要永恆,總是一再強調他們跟神靈關係有多密切。但神廟無甚變化,我就老了八年,永恆的是神廟多於是人吧。所幸不是沒有長進,由不太知現代埃及人搞甚麼花樣,變成了解他們多了,用他們的語言溝通,比用英文有力得多,一句就串到他們無法偽裝。

之後去樂蜀神廟


神廟內的教堂壁畫和清真寺壁龕


建在神廟上的清真寺,現在仍在使用。


留到天黑開燈又有另一番風味,壁畫用黃燈照著應該比較接近原來有天花板用燭火照著的感覺。


曖昧的微笑,是慶幸自己三千多年後還存在嗎?